第二七一章 当众打脸又何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c罗的失落不叫事儿,埃尔居勒王子殿下的纠结才是无法过去的坎儿。m.huanjian.me

前年卓杨刚出事那会儿,埃尔居勒发自肺腑开心,虽然多少也担心夏尔马擅自出手万一牵连他,但幸灾乐祸是主流。

可盖子没捂好被捅了出来,埃尔居勒慌了,逼迫夏尔马隐匿天涯后他自己也深居简出,把事情都推给了夏尔马,对谁都一问三不知。

迫于来自世俗世界的压力,父王解除了埃尔居勒的足球俱乐部监事会主席的职务,并且将球队彻底出售,用这种割肉的手段让他躲开舆论视线,也躲开了风口浪尖。

如果卓杨就此挂了,或者迷失在梦境里永远不再回来,时间一长埃尔居勒就会被外界遗忘,他这一关就算过去了,假以时日登基承位,事情就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卓杨回来了。

亲王和殿下都很清楚,卓杨才是正主,必然要给他一个说法,不然这件事儿过不去,因为揭露这一切的花剑教练施莫林在哈布斯堡手里,而夏尔马更不用说,这两人都实际上等于落在了卓杨手中。

虽说埃尔居勒并没有直接指示泰晤士河一案,但朝圣路袭击案他洗不掉,这是整个系列袭击事件的开端,也是凶案的源头。最关键的是,卓杨可以想让施莫林和夏尔马说什么就说什么。

所以自从卓杨重返欧洲,亲王就试图通过哈布斯堡让他开口提条件,也就是看怎么用赔偿来彻底摆平,钱不是问题。可一来和哈布斯堡的关系已经降到了低谷,二来卓杨本人也闭口不谈,事情便一直悬在半空。

但突然间,卓杨和王妃夏琳形成了统一战线。亲王什么没见过,虽然王妃说是‘偶遇’蔻蔻,但他确信这是卓杨有意为之,而且也知道他会清楚这一点。

卓杨出招了,而且是大招。他以‘刑事起诉’为要挟,要求亲王罢黜埃尔居勒的王储之位。

亲王和王室最怕这个,卓杨打在了软肋上。一旦把事情闹到刑事法庭,王室就会和世俗社会形成舆论对立,也会把世俗世界对贵族阶层的仇富仇贵心态彻底激发出来,所有王室都会避免此类事情发生,所以各国王室历来在媒体上都很低调。

卓杨作为世俗足球世界的超级巨星,本身就拥有强大的号召力,而他的遭遇更是让全世界愤慨。如果一旦让舆情完全发酵,别以为不会动摇摩纳哥国本。

虽然是弹丸小国,可本质上是法国的金融特区,法国人民最喜欢推翻王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夏琳王妃传回了话,亲王知道开始了,而且卓杨那边还明明白白告诉亲王,他的私人律师团已经组建好,一个月内、也就是一月底之前就会正式启动诉讼。

诉讼会有多大规模、会牵扯到那个层面、夏尔马行凶是私人行为还是王储侍卫长的职务行为,界定权都在卓杨这里。至于到底怎么界定,卓杨给出了第一个条件。

——埃尔居勒在公开场合当众道歉。

该不该道歉?骂了人闹到派出所首先就得要求你道歉,你说该不该?

为了防止事态扩大化,亲王紧急派出特使前往曼彻斯特和卓杨直接取得了联系,特使就是八年前的体育大臣居伊·博诺勋爵,他算是卓杨的熟人。

亲王长叹一声,2008年试图招揽卓杨加盟摩纳哥足球未果,那会儿何曾想到最终会纠缠成这个样子。八年前亲王和卓杨还相谈甚欢,年轻足球巨星和斯文钢琴家的形象至今历历在目。

‘当众道歉’,卓杨明显是要找回面子,但王室也不能因此失了体面,埃尔居勒在位一天就代表着王室的脸。

博诺勋爵希望卓杨提出赔偿条件,但卓杨虽然话语温柔如沐春风,可拒绝得却又十分坚决。

语气和蔼表明卓杨也有善了的意愿,态度坚决说明原则底线分明你都不愿当面给我道歉,何谈后续?

先道歉,否则免谈。而且卓杨还要求在1月10号的国际足联颁奖礼现场,因为这里是足球世界,是我的地盘。

最后博诺勋爵只能无奈地就道歉的程度和方式与卓杨达成初步一致,主要是让卓杨允诺不当众折损王子殿下的颜面,让埃尔居勒道歉的同时也保留王室的风度和体面。

想得美!老子那两年白死了?我的父母姐姐妻子两年间撕心裂肺的痛苦白受了?

道歉是假,卓杨根本不需要这些假模假式的东西,他就是要逼缩进龟壳里的埃尔居勒露面,然后当众狠狠抽他的脸,抽得他再没脸把这个破储君当下去。

不是形容词,卓杨是真打算抽脸,抽耳光。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在自己的地盘把矛盾揭开亮在明处,因为快意恩仇是足球江湖最喜欢的事情。

不要以为卓杨有了爵位、也算贵族圈中的人,就会和你们这些腐朽的阶层用同样脑神经思考问题,他打算用自己略显‘不讲究’的粗野举动,既初步惩戒了埃尔居勒,也向世俗世界以及足球江湖表明自己依然是那个来自草根的卓杨,永远不会忘本。

没有一家王室会容忍储君被当众抽耳光,卓杨一不做二不休,他要用自己的方式逼亲王做出选择,要么罢黜埃尔居勒,要么死保废物点心和卓杨全面开战。

相信亲王陛下是个聪明人,而且他也不是没有其他更好的选项,小王子雅克就不香吗?

如果亲王能想开点,其实他应该感谢卓杨,这等于是卓杨在帮他下决心,长痛不如短痛的决心,也是王室和哈布斯堡恢复亲密关系、同中国恢复正常关系的机会。

至于被罢黜之后的埃尔居勒,那就更不劳陛下操心了,卓杨是个小心眼,他没打算让一条废物狗再活下去。

最后一届双奖合一的‘fifa金球奖’落下了帷幕,卓杨和蔻蔻在众人的簇拥下朝着大厅门口走去。

埃尔居勒尽管脸上表情僵硬,却还是努力装出王室的雍容微笑,心里忐忑得像住着一个龚琳娜。

他怕了,怕得要死。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871/22533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