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跳梁小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觉醒来,心里的压力全然扫空。www.huanjian.me

李子涛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小心避开交错的大腿和手臂下了床,向着浴室走去。

等他清洗干净,出来的时候安妮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今天的简讯汇报。

只不过,她的目光总是被床上的景色吸引,让她无法集中精神完成本职工作。

“咳。”轻咳一声,把她的注意力重新引到工作上,李子涛主动问道;“亚兰,他现在怎么样了。”

“拒绝老板的提议后,他想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正在积极奔走谋划,想成为下一任党鞭。”

“就他?”

李子涛真为他的异想天开感到可笑,以他的年纪能进入国会,已经是难得可贵。

现如今还要图谋党鞭的位置,真当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们都是死的吗?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还是当斯德担任吗?”李子涛问。

“对,他仍获取连任。”安妮有些敬佩的说道。

这位参议院资深参议院,多年来牢牢把持着多数党领袖的位置,到现在已经连任十几届。

简直就是国会常青树,政坛不倒翁。

不知道多少竞争者,每天晚餐前的祈词就是仁慈的上帝,请带走您虔诚的信徒,当斯德议员吧!

“我记得少数党领袖是他的远方后辈。”李子涛道。

虽然有罗斯福在前,国会里民主党的力量仍然是少数,何况共和党背后有着更多资本的支持,其中也包括李氏。

“是的。”安妮道。

“让他给亚兰适当照顾,别让他迷失方向。”李子涛说着打了个响指道“另外,今年的年会邀请名单加上他。”

眼瞅着再有两个多月年会就要举办,22号俱乐部的会员数量也越来越庞大,操持起来不是件简单的事。

“夫人说,今年要放在李氏古堡举行。”安妮还记着这件事。

“按照她说的办,往年的年会也都是玛丽准备的。”李子涛对此没有意见。

……

华府,国会山。

参议院内人头涌动,民主党参议员们齐聚一堂,共同讨论着该由谁来接任党鞭一职。

大多数人看好并表示支持,资深参议员科马克·麦斯。

也有人同样支持国会委员会的资深成员,柯斯尔·布兰德,他在国会里是出了名的好人缘。

至于亚兰·古曼斯,在大多数人看来,他不过就是个牟图通过捷径来往上爬的政治投机者,阴险小人。

就凭他不足一届的资历,也想要竞选党鞭一职。

听到这一消息的议员们,只把它当做一则笑话,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柄。

实际上,按照之前交流的意见来看,此次党鞭的人选几乎可以肯定落在柯斯尔·布兰德头上。

除非出现什么意外,比如来自党领袖的意见,柯斯尔·布兰德不是他的人,这就是最大的变数。

不过,政治总是瞬息万变,让人捉摸不透。

就算是浸淫半生的政客,也有可能一瞬间失去所有权利,沦为失败者狼狈下场。

“议员先生们,领袖来了。”随着声音响起,交谈的吵杂声渐渐平息。

西装笔挺,双鬓雪白,面容刚毅死板的老者走入会场。

他就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乔治·f·菲茨杰。

没错,他的祖父就是约翰·f·菲茨杰,老肯迪的岳父,他的姑姑正是老肯迪的妻子。

和当斯德·巴斯菲特的关系要更久远些,他们的曾曾祖父是堂兄弟,加上都是政治家族,倒是一直保持着联系。

“请安静。”在乔治·f·菲茨杰登上讲台后,所有窃窃私语声彻底消失。

“诸位都很清楚,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新的党鞭人选,我想你们已经有了各自的决定。

在此,我相信无论是科马克·麦斯,或柯斯尔·布兰德当选,都将尽职尽责的履行党鞭的职责与义务……”

并未从党领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坐在第四排的亚兰·古曼斯脸色暗淡。

他就知道这件事不可能成功,但帕博思·科达坚持要让他试试看。

今天过后,他在参议院将会沦为笑柄,怎么履行自己的职责和行使权力。

就算凭借资历熬到资深议员,这件事也依旧会成为自己的污点,拉低他的影响力。

“他们太相信李氏的力量了。”亚兰·古曼斯苦恼想到。

“请开始投票!”思考的时候,乔治·菲茨杰已经宣布投票开始。

亚兰捏着手中写好的纸条,用力把它揉成一团塞进兜里,深呼吸着再次取出一张纸条,写下柯斯尔·布兰德。

相比强势的科马克·麦斯,他更喜欢柯斯尔·布兰德。

何况,由他担任党鞭的话,相信不会介意自己之前的‘不自量力,’也不会因此为难自己。

这才是亚兰所在意的,而他的表现无愧一名真正的政客该有的应对和觉悟。

无论遭遇怎样的境地,不到最后一刻都绝不会放弃。

四十分钟后,投票结束。

再经过长达半小时的计票后,新的党鞭人选正式出炉,“成为新任党鞭的将是,柯斯尔·布兰德。”

柯斯尔·布兰德共取得174票,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取胜利,当选为新任少数党的党鞭。

哗啦~

热烈的掌声响起,就连柯斯尔·布兰德的竞争对手,科马克·麦斯也起身微笑鼓掌。

这时候他是最应该保持风度的人,如果表情阴沉或甩手而去,第二天就会登上各大新闻报刊。

同时也会交恶党内同僚,要知道柯斯尔·布兰德的好人缘是出了名的。

虽然意见不同,但就连他身边的很多人都喜欢这个友善聪明的老好人。

如果在这时候羞辱对方,科马克·麦斯无异于自掘坟墓,或许连支持者们也会离他而去。

基于上述种种因素,哪怕心里恨不得给他一拳,科马克·麦斯还是要保持热情的微笑,上前给予他拥抱和祝福。

“祝福你,我的朋友。”没有附加的要求,期盼或愿望,只是单纯的祝福,让科马克·麦斯收获一波赞扬。

不愧是党内的资深议员,这份儿不要脸的本事,寻常人根本学不会啊!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8494/20681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