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你的万年修为能砍的断这根草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

系统消息一出来,正在狂欢的太一门玩家登时如晴天霹雳。m.lnwow.co

七大掌门屠山,这尼玛是什么概念?

七大掌门个个都是仙灵界的顶尖高手,随便一个拉出来,碾灭只有玩家的太一门都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此时七派掌门同时来太一门屠山,太一门的下场自是可想而知。

大家为什么来判门来太一门发展?不就是为了太一门的功法。

可现在太一门都要没了,更别说功法了。

“日,拼了!”

游戏中素来不缺热血中二的玩家,大家苦七大仙门久矣,好不容易加入了一个不压迫剥削玩家的门派,却要被七大仙门资本打压,这些玩家自是不能忍,拉出法宝武器就要反抗硬刚,守卫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利益。

接到系统提示后,这些玩家纷纷聚成团,要和七派掌门殊死抵抗,为了人人有功练的理想抗争到底。

当然,绝大部分玩家都是比较现实的。

七大掌门是什么修为,大家自是心知肚明,牛大春再强大也只是玩家而已,就凭牛大春想带着太一门抵挡七大掌门的屠戮,简直就是蚍蜉撼树,螳臂挡车,痴心妄想。

大家加入太一门不过是想混个好点的待遇而已,能占到便宜最好,占不到便宜也不至于把前途给搭上不是?

功法在哪里不能学?只不过是会不会被压迫剥削的问题,大不了再回原本的门派继续做师门任务去,何必和七派掌门死磕做无谓的抵抗?万一惹怒了七大仙门掌门,连七大仙门都不要自己了,岂不是连被剥削的机会都没了?

这些玩家都是伟人所说的自以为聪明不知道屁股放在哪的骑墙派,有利益的时候冲的比谁都欢,此时太一门遭此灭顶之灾,溜得也是一个比一个快。

根本都不犹豫,当场退出门派选择明哲保身和太一门撇清关系。

凡事就怕有人开头,有一个玩家退出,立马就会跟着有一片人退出,这玩意就像多米诺效应。

本来还有些玩家犹豫就这样跑路是不是太没义气了一些,可看到退出的玩家越来越多,这些摇摆不定的玩家也立马下定决心退出门派。

毕竟法不责众……大家都这么做了,老子何必继续坚守?

顷刻间,太一门就树倒猢狲散,本来有数万人的门派,一分钟不到就十不存一,只剩下了千人之众。

“到底是刚加入门派啊,没啥凝聚力……”

见门内玩家纷纷判门跑路,王远几人一阵感慨,不过却也很理解大家的行为。

都是刚加入的玩家,对门派没有什么亲密度,能有几个会死心塌地为一个门派付出?

留或不留,这都是个人选择问题,谈不上人品低劣与否,真正低劣的是那种一边喊着口号包围门派,一边叛离门派的跑路的家伙。

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坏。

不过经过这一波淘汰,留下来的倒都是最为坚定地玩家,虽然实力有高有低,但他们都是敢于为了守卫门派,不被压迫而反抗的人。

珍惜来之不易的功法,守护玩家最后的尊严。

“广场集合!”

随着王远一声令下,千名弟子御剑飞至太一门的广场上,在王远的指挥下,大家按照功法修炼的不同拉开了阵型。

原梵天宗体修玩家站在最前排,后面是原蜀山剑修,在后面是万金油青城,控制,法术输出,天机阁的射手百花谷的治疗。

一排排玩家,将广场通往门派的路堵得严严实实。

须臾间,七派掌门已经飞至。

“金刚壁垒!”

前排玩家齐声大喝,开启‘盾墙’,一道道金色光墙直冲云霄,金刚壁垒效果相互叠加之下,如铜墙铁壁,坚不可摧。

“不知死活!”

齐淑溟见状,眉头微微一皱,长剑横着一挥。

“哗啦!”一声。

剑光所到之处,金光碎裂,看起来极其坚固的光墙竟被被一剑斩开,前排玩家当场死伤过半。

齐淑溟攻击力如此恐怖,虽把太一门众人吓了一跳,但大家却没有丝毫意外。

既然知道对手是谁,大家自是不会不知道七大掌门的厉害,能留下来肯定也都做好了心里准备。

“继续!”

队友盾碎人亡,幸存的前排玩家,立马再次集结重新开启【金刚壁垒】,后排治疗玩家拼命刷血。

大家能多抗一秒是一秒,抵抗不仅仅是为了赢,而是一种态度,面对自己想要留下的东西,拼过命便不会再有遗憾。

“哗啦!”

盾墙再次碎裂,前排彻底崩溃。

剑修玩家顶上,飞剑如虹,漫天飞舞,带起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如彩虹,亦如流星。

后排法修,器修,控制,青城也纷纷出手。

法术混合着箭矢,火焰混合着玄冰,遮天蔽日轰向了七派掌门。

“破!”

徐长卿迎风而立,淡淡的突出一个字,背后剑匣飞剑出鞘,化作万千剑影将七人环绕,剑光若浮光掠影,将玩家的攻击一一斩破。

漫天的箭矢,如雨点落下。

炸裂火焰四散飞落,落在太一门个个角落,风一吹,四处火起,熊熊烈焰往四下蔓延开来。

太一门掌门牛大春一生纵火无数,到头来自家门派也逃不过一把火。

击溃众玩家的攻击,徐长卿一如既往地冷冰冰的俯瞰众生,并没有痛下杀手,尽显宗师风范。

朱梅则祭出本命葫芦法宝,一团烈焰覆盖过去,将剑修玩家灭杀。

太一门玩家修为和七派掌门自是没法比,一波攻击下去,七派掌门只掉个血皮,七派掌门随手一巴掌下来,太一门玩家只剩血皮。

众人苦苦支撑,一次最多撑个两回合。

体修挂掉剑修顶,剑修挂掉青城顶,前赴后继。

玩家死后自化生池复活,再次从后排顶上,一波又一波,仗着玩家可以无限复活,真正用血肉之躯筑成城墙,可以被打败,不能被打倒,即便再死百次,也绝不退缩。

就连各位掌门见玩家态度如此坚决,也有些于心不忍了。

“齐师兄,差不多算了吧!”徐长卿道:“都是修行之人,何必苦苦相逼。”

“哼!”

齐淑溟大怒道:“太一门抢我峨眉功法,杀我师弟,此仇不共戴天,蜀山派又没有损失自然可以说风凉话。”

“没错!”

朱梅这老狗在一旁添油加醋道:“那牛大春这般修为就已经不把蜀山盟放在眼里,放任下去,太一魔门岂不是又要卷土重来?这太一门定不能留!!”

峨眉青城素来穿一条裤子,大家已经达成协议,二人这么说,其他人当然也不能后退,只得跟着齐淑溟继续向前。

其实太一门这些低等修士,何须七派掌门同时出手,齐淑溟一人即可屠太一满门,其他人跟在后面不过是表明离场而已。

齐淑溟一手持剑,一手掐诀,剑气纵横,雷火阵阵。

玩家虽不怕死,这一波波的被收割,亦是抵御不住,阵型在齐淑溟的屠戮下,一步步后退。

从正门广场,一路推到了玩家复活的化生池。

包括王远和乌合之众一伙人在内,所有人都被堵在了化生池复活点内。

“掌门,这次咱们是跑不了了!”

第一个加入太一门的三尺剑见七派掌门将化生池内上千太一弟子包围,忍不住对王远道:“不过咱也不后悔,起码咱努力了……没像那些胆小鬼一样,直接判门跑路。”

“没错!”

其他人也纷纷道:“打不过是实力问题,连打的勇气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懦夫!不过是掉几层境界而已,连尊严都不要了,玩个游戏都这么失败,真是可怜虫。”

“哈哈!来吧!来杀爷爷啊。”

还有人对着化生池外的七派掌门大声挑衅。

反正已经输定了,嚣张一些比跪下认怂要体面的多。

这般情况下大家还能谈笑风生,王远十分欣慰,虽然他也觉得做这些无谓的牺牲掉几层境界属实挺蠢的,可也被此时的气氛感染到了,心中热血澎湃,豪气顿生。

是啊,为什么来玩游戏?

还不是因为现实中压力大。

现实中大家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妥协,来游戏里就是来宣泄压力解放天性。

现实里已经如此悲催,到了游戏里还处处缩手缩脚畏首畏尾,那还玩游戏干什么?这游戏不是白玩了吗?

勇敢的面对压迫,奋起反抗才是真正的玩家,也是玩家来游戏里的真正意义,是真的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这就叫不忘初心。

“各位太一弟子尽请放心!”王远心潮澎湃,运起法力大声道:“我是太一门的掌门,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太一门就永远不会散!看到那位带着企鹅的兄弟了吗?他叫飞云踏雪有的是钱,哪咱们太一门怕散了我也会重新创建!只要大家在,太一门就不会消失!”

“春哥威武!”

“掌门牛逼!”

“太一门万岁!”

大家吹着口哨起哄。

“哼哼!”

齐淑溟负手踏空,听到王远的声音,低着头冷哼一声道:“你重新创建一次,我就屠一次,看你创的快还是我杀得快!只要蜀山盟在,就永远没有你太一门的立足之地。”

齐淑溟声音并不大,却清清楚楚送到所有人的耳朵里。

听到齐淑溟这话,欢呼的太一门众人顿时冷静了下来。

看来这齐淑溟和蜀山盟是真的和太一门杠上了,身为一派宗师,齐淑溟竟然说出“创建一次灭一次”的狠话。

这就很无奈。

创建一次门派需要地皮需要场景,还需要很多设施之类,花的钱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可以齐淑溟的实力,想要屠灭太一门,却是不费吹灰之力,更别谈有什么损失。

真要是刚下去,吃亏的肯定还是太一门。

大家不怕失败不怕死,也不怕掉境界,怕的是无休止的往无地洞里塞钱……那才是真正的损失好吧。

“哈哈哈哈!”

然而面对齐淑溟的威胁,王远突然哈哈笑道:“姓齐的,你也别跟牛爷吹牛逼,在老子眼里你们这些废物万年修为也不过是修到了狗身上而已,信不信下一个李元化就是你!”

“!!!!”

不提李元化还好,王远一提李元化,齐淑溟更怒了。

六派掌门闻言,亦是色变。

齐淑溟怒的是王远一伙人坑死了自己的师弟,六派掌门则惊恐的是,王远一伙人真有击杀自己的能力。

李元化是剑仙,修为固然略低,战斗力并不输六派掌门。

如果王远真的要暗杀自己,怕不是万年修为一朝丧。

“混账小儿,不知天高地厚!”齐淑溟道:“老夫那师弟不过是不小心中了你们的圈套而已,不然就凭你们这群低等修士,也想伤他一根汗毛?”

“哈哈哈!”

王远继续哈哈大笑道:“还他妈一派宗师呢,人都死了还在那里吹牛逼!伤不到一根汗毛李元化是怎么死的?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你老子照样想杀就杀!”

“你!你!”

论心智,齐淑溟自是老狐狸,可要是论胡诌骂街,一个万年修行的老宅怎是王远的对手。

几句话下来,齐淑溟就被王远气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骂回去,咽不下这口气,骂回去不就是和王远一个层次了嘛。

“多说无益!敢不敢出来和老夫一较高下?”齐淑溟愣了片刻,最后还是找到了第三个应对方法。

“切!”王远斜着眼睛鄙夷道:“就你也配?”

“你……”

齐淑溟又是一阵气结。

而王远则指着身后道:“莫说是我这个太一门的掌门,就你那所谓万年修行,恐怕连我们太一门一块石头,一根草都伤不到。”

“黄口竖子,口出狂言!”齐淑溟成功被王远拉低下限,满口竖子。

“你不信?敢不敢试试?”王远挑衅道。

“你说试就试?”齐淑溟不上当。

“看吧!”王远摊手道:“怂喽!”

“哈哈哈!”

太一门弟子忍不住笑出声来,跟着附和道:“老齐怂了,峨眉派改名叫蛋黄派吧,吓出蛋散来了。”

齐淑溟大怒:“混账!老夫如何不敢?”

“是吗?”

王远狡黠得一笑,指着身后的圣石道:“看到没有,那块石头下面有一株绛珠仙草,你若能把它砍断,老子立马解散太一门,交出所有功法。”

“卧槽,老牛,你要死啊。”一旁的唐山葬闻言,吓得魂飞魄散。

“你这是瞧不起老夫不成?”齐淑溟看了一眼绛珠仙草,见果然只是一株普通的仙草,愤怒的问王远道。

堂堂峨眉派掌门砍草玩,太不像话了。

“你说得对,我就是看不起你!连那根草他都看不起你!”王远笑吟吟道:“别怂啊!”

“哼,竖子,看好了!”

齐淑溟懒得再和王远斗嘴,眼神一紧,手中长剑发出耀眼的光芒,随手一挥,一道剑气对着绛珠仙草就砍了过去。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6800/22561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