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离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着炼狱圣宗的人离开,其他几个帝统仙门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丹家和血冥圣宗的人也都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神日圣宗这边,赤乌老人目光凝重,看着徐子墨说道“你应该明白五灵珠是什么东西,这个消息传出去,相信会有无数人感兴趣的。”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徐子墨淡淡的回道。

赤乌老人冷哼了一声,便带着其他人遁入了虚空中。

他们也都知道,光是一个天幕战神就可以独战他们几人。

若是等会行者跟天刀两名战将回来,估计到时候就会是一场惨战。

而且如今各自的宗门帝基都被摧毁,估计要重整宗门恐怕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帝基只要大帝可以凝聚,他们也只能代替做仿制的,效果终究不如。

看着所有人离开,萧宗主方才命人撤去了护宗大阵。

天幕战神转过身,看着徐子墨笑道“你很不错。”

徐子墨微微点点头。

“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直接来天麟山谷找我,”天幕战神将一块令牌递给了徐子墨。

说道“这是天麟山谷的入口钥匙。”

“谢老祖,”徐子墨感谢了一番。

天麟山谷是真武圣宗的禁地,也是几位老祖待的地方,其他弟子根本无法进入。

哪怕是宗门的核心长老也不够资格,据说只有每一代的宗主才可以。

如今天幕战神将入口的令牌给徐子墨,就说明他已经真正认可徐子墨这个圣子的身份了。

“这次的事件我们也所料不及,麻烦老祖出山了,”萧宗主在一旁说道。

“若不是防止东大陆出现动荡,这次非灭了他们神日圣宗不可,”天幕战神冷哼着说道。

“绝云你要记住,这元央大陆上,还无人敢欺我们。”

真武圣宗的宗门,名字叫萧绝云。

当然,这个名字估计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因为自他当上宗主后,已经很少有人敢这么称呼他了。

萧宗主连忙点点头。

最终只见天幕战神消失在虚空中,所有人方才松了一口气。

“墨儿,你没事吧”徐青山第一时间便看着徐子墨问道。

“没什么,他们还伤不了我,”徐子墨微微摇摇头。

“说说吧,溺水珠是怎么回事”萧宗主看着徐子墨,沉思了少许,问道。

“我之前解释过来,他们抢夺南天四魔,结果被我发现给抢夺了,”徐子墨说道。

“这东西关联的事情太多,等消息传开后,甚至会在整个元央大陆引起一场动荡,”萧宗主说道。

“你可以选择将它放在宗内,这样对你来说也会安全许多。”

“谢萧宗主关心了,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能保住它的,”徐子墨摇摇头,笑道。

“随你吧,”萧宗主也没多勉强,最终回到了宗门内。

估计宗门要对这件事的后期影响产生讨论,徐子墨一个人回到了雁南峰。

他决定明天就出发,离开真武圣宗去旧土。

其他的事他也不想去想太多。

谭九琳自从离开了血屠城后,便一路回到了之前修炼的荒古丛林中。

在那里,她曾经跟随师尊贤者修炼过一段时间。

她知道师尊的真身并不在那里,但却留下一道分身留在那里帮助自己。

当她回到荒古丛林后,已然是深夜。

天空繁星璀璨,皓月当空。

只见师尊正坐在山潭上空的瀑布上,吞食星月精华。

分身的力量会随着他离开本体的时间还变弱,想让分身一直保存下去,就必须不停的修炼才可以。

当然,据说打通第十脉门后,就可以将体内的神魂分离出来,建立真正的第二分身。

“你回来了,”中年男子看着谭九琳,温和的笑道。

谭九琳点点头。

“这一趟收获怎么样”中年男子继续问道。

“我遇见他了,”想起之前的溃败,谭九琳情绪低落的说道。

“谁”中年男子连忙问道。

“那个男人”

“他知道你了”中年男子微微皱眉。

“我不是他的对手,”谭九琳点头回道。

“看来已经成长起来了啊,”中年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随即笑着说道“你也不必太难过,你现在还未到达神脉境。

等到了同一个境界,你未必会比他弱。”

“师尊,我真的能赢他吗”谭九琳问道。

“你要明白,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中年男子安慰道。

“宿命告诉我,他要面对的,是整个元央大陆,甚至天外天。”

“不是一个人,”谭九琳喃喃自语着。

第二天一早,徐子墨便离开了雁南峰。

去了青山峰跟父母告别,最终也一一跟林如虎、小桂子还有姬白玉他们道别。

深秋的季节终究要结束,一场皑皑白雪在凌晨落了下来。

整个真武圣宗都被一层白茫茫给占据,寒风中有股萧瑟的清冷在回旋着。

或许秋的离去,是为了另一个更好春季的来临。

徐子墨坐在黑暗天虎的背上,身影缓缓消失在真武圣宗这个庞然大物的映照下。

青山峰上,两人也缓缓收回了目光。

徐青山看着闻人芸说道“墨儿离开时怎么说的”

“他说下次回来,就将那女孩领回来让我们看看,”闻人芸回道。

“也好,也好,”徐青山欣慰了重复了两遍。

“男儿志在四方,这一路荆棘鲜花,前程似锦吧”

徐子墨坐在黑暗天虎的背上,一路上慢慢悠的走在林荫小道上。

任凭白雪飘落在他的衣衫上,或许离别总是伤感的吧。

大雪下了三天,将整个世界都沉寂在一旁清冷中。

这天中午,大雪依旧在不依不饶的落下。

黑暗天虎庞大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

徐子墨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眸,坐起身抬头看去。

只见正前方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家客栈。

一家横挡在大道中间,并不算大,样式十分古老的客栈。

客栈没有门牌,一旁只是插着一面旗帜。

上面写着“善恶客栈”四个大字。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91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