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陨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当愚兽庞大的身躯掀起漫天铺天盖地的海浪之时。

只听“轰”的一声,整艘航船周围的阵法结界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

“行动,”独臂老者饮血狂刀沉声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只见人群中走出来七人。

这七人皆是一袭紫袍,周身的气势隐隐连接在一起,一气呵成般。

手拿分别拿着七根一模一样的铁链。

“哗啦啦”的铁链声在四周响起,七人脚步一致,缓缓走了出来。

“是天刀七子,”人群中有人激动的大喊道。

天刀七子是天刀宗主的七名亲传弟子,他们各各都是天之骄子,声名远扬。

也都是一等一的天骄,因此人们才将其一起称作天刀七子。

而徐子墨也在这天刀七子中见到了陈天一的身影。

说起君子剑陈天一,他和天刀宗之间也算有一些渊源的。

身为饮血狂刀的弟子,但他对刀却并无兴趣,反而十分的热衷于剑法。

因为这件事他差点被逐出师门,最终还是饮血狂刀于心不忍。

暗地里偷偷教陈天一剑法。

虽说他是用刀的,但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是一法通万法通。

最终君子剑陈天一成了天刀七子中名气最大,也是修为最强的一人。

此刻当这天刀七子上前时,他们踏空而起,全部朝愚兽杀去。

“轰隆隆”的爆炸声在脚下响起。

“哗啦啦”铁链转动的声音也在流转着。

饮血狂刀面色严肃,坐镇在苍穹之上,身上磅礴如海般,神脉境的威势散发而出。

那头愚兽在仰天怒吼着,它的身边掀起漫天的风暴,反而使得航船行驶的速度越来越快。

眼看着天刀七子朝它杀来,愚兽猛然张开遮天蔽日般的翅膀,直接拍了过来。

空间泛起层层的涟漪,头顶的整片空间全部破碎开。

只听“轰”的一声,那翅膀拍下来时,几乎以一种无敌的姿态。

天刀七子全部被拍飞了出去。

愚兽在仰天怒吼着,它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莫大的威势。

“用锁链困住它,”饮血狂刀在一旁大吼道。

天刀七子闻言,周身或帝脉、或圣脉的威势涌动而出。

手中的锁链“哗啦啦”的响起,锁链之上散发着灰暗色的光芒。

只听一声声的咆哮从锁链上传来,其上竟然出现了一具具愚兽的虚影。

每一条的锁链之上都有一道虚影,这些虚影散发着恐怖的威势朝那头愚兽镇压而去。

徐子墨在船舱内看的真真切切,这每一条锁链都不是普通的材料。

而是每一头的愚兽残骸和精魄凝聚而成。

这种锁链只要运用的好,对于愚兽有很大的压制作用。

上空的饮血狂刀表情淡漠,周身神脉境的威势在磅礴如海般散开。

曾经那段无尽天海的黑暗岁月,他灭掉愚族之后,便炼制了这种锁链。

就是以防万一,怕自己终究会力不从心。

此刻这头愚兽看着锁链,眼中闪过些许的恐惧。

一共七条锁链,在天刀七子的控制下,全部在半空中飞舞起来。

虚影笼罩着锁链,仿佛整条锁链都幻化成了一头愚兽般。

锁链在半空中飞舞着,数条愚兽在咆哮着。

随后只见那七条锁链全部朝愚兽飞去。

愚兽咆哮的声音更大了,震耳欲聋,响彻天地,它再次张开翅膀朝锁链拍去。

这一次,漫天的灵气在动荡着,一大片刚刚复原的空间再次崩塌。

当那翅膀拍中锁链后,想象中拍飞锁链的场景并没有发生。

反而是锁链宛如蚀骨般,直接缠住了翅膀。

锁链在震动着,那其上的虚影咆哮镇压而下。

锁链一头穿过翅膀禁锢凝聚,另一头则穿过无尽虚空落在了天刀七子的手中。

这九条锁链分部镇压了愚兽的七处地方。

左右两边翅膀各一条,双腿各一条,腹部有两条,而脖子的位置也有一条。

天刀七子周身灵气涌动,拼命的抓住锁链的一头。

将愚兽从海底直接拔起来,镇压在半空的位置。

那头愚兽在愤怒的挣扎着,奈何七条锁链的虚影对它镇压太大,它一时半会也挣脱不了。

眼看着愚兽被控制住无法挣脱,苍穹上的饮血狂刀缓缓拔出了自己背后的长刀。

这长刀在“铿锵”颤抖作响,刀有四尺长,通体宛如琥珀般,是一抹血红的晶莹剔透。

长刀出鞘的那一刻,独臂老者左手握刀。

周身神脉境的威势磅礴如海般散开,无尽天海上的灵气在暴动起来。

四周的灵气都开始朝长刀上凝聚。

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气涌动而至,整把长刀上的血色显得更加的浓重且妖异。

独臂老者周身的刀意也愈演愈烈,几乎形成实质一般。

刀意在疯狂的争鸣着,甚至将独臂老者身上的长袍也撕裂开。

独臂老者怒吼一声,手中的长刀划过寂静苍穹。

无数空间在四周碎裂开,无庚的刀意迸发出万丈刀芒,撕裂重重虚空,掀起万丈海浪,朝愚兽刺了过去。

愚兽在怒吼着,疯狂的挣扎。

无庚刀意穿过愚兽的腹部,只见墨黑色的血从愚兽的腹部流出。

黑血染遍了底下的海域,一股难以想象的腥味飘散在四周。

然而愚兽的生命力十分的顽强,它还在用力的挣扎着。

独臂老者刺完这一刀后,身影缓缓落在了航船的甲板上。

他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并且身躯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长刀归鞘,他停顿了许久,方才回过气来。

一旁的金绮昭连忙搀扶住独臂老者,担忧的问道“师尊,你受伤了”

“没事,”饮血狂刀微微摇摇头。

说道“老伤了。”

“是当年那场大战吗”金绮昭问道。

当年与愚族的大战几乎在整个元央大陆,人尽皆知。

只是世人却很少了解到,那场大战后,饮血狂刀也受了很难治愈的伤。

这伤势也断送了他的武道天途,令其终生无法入仙。

“不碍事的,等消灭了这些愚兽,我也就隐居山林了,”饮血狂刀摇头笑道。

“如今你们一个个都成长起来,我很欣慰。”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90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