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逃跑的柳长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温良恭淡淡的说道。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柳长风目光淡然,回道。

温良恭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他操控着骷颅,直接大手用力拍下。

怒喝道“那你就去死吧。”

当这骷颅的骨爪落下之时,锋利无比,四周的空间都被撕碎开。

正在这时,只见一道身影从旁边飞扑了过来。

“王,跑啊”

那身影直接挡在了柳长风的面前,被骷颅一爪子给洞穿了胸膛。

鲜血飘散在半空中。

紧接着便是一条又一条的海蛇飞扑过来,给柳长风开着路。

“王,快走啊,只有你活着我们才有希望。”

随着一条条海蛇的哀嚎,四周的浪潮在波涛汹涌的澎湃着。

邪恶骷颅仿佛割韭菜一般轻松,无数海蛇惨死在它的脚下。

看到这一幕,柳长风目眦尽裂。

他怒吼一声,身影幻化成一只紫色海蛇。

原本紫色的皮肤上面,渐渐腾空升起了一股股的迷雾。

迷雾中灵气涌动,“轰隆隆”的声音从空间深处传来。

紧接着只见迷雾笼罩了这片空间。

而柳长风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紫色迷雾中。

身影消散的最后一刻,它满目悲伤又极其怨恨的看了温良恭一眼。

温良恭眉头微皱,骷颅直接飞身过去想要杀死柳长风。

可惜这迷雾十分的怪异,骷颅飞进迷雾后什么东西都感知不到。

紧接着只见迷雾的范围开始扩散。

“温老,这是什么”罗雄鹰踏空而来,看着紫色迷雾疑惑的问道。

“这只海蛇应该是变异体,刚才就是它变异的天赋神通。

如果我没有犯错的话,这紫色迷雾可以屏蔽一切感知。”

温良恭沉思了少许,最终淡淡的说道。

罗雄鹰面色焦急,连忙说道“温老,这可不能让它逃跑了啊。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落日河的海蛇族本身就是一个大隐患,我们这次好不容易将它们引出来。

不能就这么失败了啊”

“放心吧,它跑不了的。”温良恭冷哼一声,目光淡漠的说道。

“迷雾的范围有限,它出不了城的。

让你的人关闭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出。

然后全城,挖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

“那就麻烦温良坐镇了,”罗雄鹰笑着说道。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温良恭抬头看了罗雄鹰一眼,语气中带着轻微的警号意思。

“我明白,一定,”罗雄鹰连忙点点头。

紫色迷雾在扩散到南城门的中央位置时,就停了下来。

显然,这也是柳长风的极限了。

随后罗雄鹰命人守住四个城门,这段时间封锁城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便在城池内大肆搜寻了起来。

而血屠夫温良恭就坐镇在天煌城的上空,巡视着一切。

只要城内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比较多。

许多人也都不敢在外面多待,天色刚黑便回到了自家中。

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上空,黑暗内隐藏的角落有昆虫的叫声响起。

比起冷清的街道,城内的酒楼却是十分的热闹。

这里除了一些真正来吃饭的食客外,大多都是坐在酒楼谈天论地,讨论着南北各个小道消息的闲人。

今天的天煌城发生这么多事,晚上睡不着觉,来这闲聊的人也变的多了起来。

徐子墨还是和以前一样,要了一壶酒和一些普通的饭菜。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听着周围其他人的讨论声。

“咱们这城主真是够狠的啊,竟然拿自己女儿当诱饵。”

“可笑咱们都太傻,真以为城主要抛绣球招亲。”

“得了吧,反正咱们也没抢到。

真正难过的应该是那个拼命抢到绣球的人,后来才发现原来都是做戏。”

“你说这海蛇族也真是的,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天煌城。

咱们也没招惹它们,现在吃苦头了吧。”

“你小点声,我可是听说还有海蛇族隐藏在城池内。

城主正全城搜捕呢,你们都小心点。”

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徐子墨觉得有些聊胜于无。

海蛇族也好,天煌城也罢。

这些都和他没关系,他只想尽快等传送阵修复好,然后去往皓月帝国。

喝完了桌上的酒,徐子墨也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黑暗中,徐子墨刚刚打开房门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鲜血味夹杂着一股浓重的鱼腥味。

他走进房门,顺势将房门给关上。

随后便点燃了房间的灯。

随着房间被照亮,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血人。

这人已经被鲜血彻底染成了血红色,而且全身还在不断的喷着血。

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房间内的血腥味很浓重。

徐子墨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个人的脸已经被鲜血染红他看不清了。

但这股气息他还记得,正是今天自己在树上遇到的黑袍青年。

好像叫柳长风。

“海蛇族,”徐子墨轻生低喃了一句。

当时猜到对方不是人类,但也没想太多。

他查看了一番,发现对方伤势很重。

虽然说修为很高,但想要自我恢复还是有些困难的。

毕竟真命受到了很严重的损伤,没有真命的帮助,自身的伤势很难恢复。

徐子墨想了想,刚才在客栈里,那些人所说的潜逃的海蛇族成员,应该就是柳长风了。

徐子墨不想管这种事的,这本来就跟他没关系。

他右手一股股绿色灵气涌动,借用生命之树的力量,简单治疗了一下柳长风的伤势。

柳长风缓缓睁开双眼,他只感觉脑袋疼得好像要爆炸般。

全身虚弱无力,连动一下都很艰难。

记忆里,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势。

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他感觉的出,自己应该是靠在一张椅子上的。

周围很安静,看来自己应该没有被城主府的人抓住。

想到这,他才松了一口气。

眼前模糊的画面渐渐适应,随即开始清晰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90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