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这就是你的底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倒是怕你不敢,”余虎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徐子墨,说道。

“小兄弟,你只要敢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喊一句,森罗殿的人都是一群狗屁垃圾。

我就收你进我们普光堂,怎么样”

“余虎,你找死,”鬼阎罗声音冰冷的说道。

听到余虎的话,徐子墨饶有兴趣的转过头,问道“拿我当枪使”

“这话就不对了吧,我这是在救你,”余虎笑道“你应该感激我才是。”

徐子墨嗤笑了一声,面色不耐,淡淡的回了一个字,“滚。”

听到徐子墨的话,余虎脸色微变,眉宇间有些戾气。

“小子,别不知好歹。”

“干脆我把你们普光堂和森罗殿一起灭了吧,”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旁边的鬼阎罗右手一挥,只是周围的黑袍人全部冲杀了过来。

无边的气势凝聚着。

正在这时,只见一道身影挡在徐子墨的面前。

狂血老魔替他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圣脉境的威势在涌动着。

周围的所有黑袍人全部被掀翻了出去。

“这就是你的底牌”鬼阎罗冷声说道。

他周身同样圣脉境的气势在涌动,脸上的那张面具竟然扭曲起来。

他一拳轰下,无数音爆声在四周响起,与狂血老魔打在了一起。

徐子墨从茶馆搬了一张躺椅,靠在上面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的打斗。

良久,无边气浪在四周翻滚,两人的身影渐渐分开,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就是你挑衅我们森罗殿的底气吗,”鬼阎罗淡淡的说道。

“废话怎么那么多”徐子墨在靠椅上伸了一个懒腰。

鬼阎罗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一旁的余虎倒是轻笑道“鬼老弟,要不要我帮忙啊”

余虎的话音刚落,只听一阵悠扬的笛声突然响起。

这笛声曲调诡异,断断续续起伏不定,它不仅仅入耳,甚至就好像直接作用于你的内心。

一曲作罢,在场所有人的内心仿佛翻江倒海般,却难以描述自己的感受。

人们寻声看去,只见在黑暗角都最高的那家酒楼,镇江楼的楼顶。

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当人们看见身影的那一刻,只见他在瞬间就化作了烟雾,突然消散。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他又出现在了茶馆的前方。

身影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森罗殿弟子全部跪了下来。

就连鬼阎罗也参拜弯腰,称呼了一句,“冥河大人。”

听到冥河这个称呼,不单单是在场的这些弟子,就连许多躲藏起来的居民也都暗自咋舌。

真正的森罗之主,冥河。

由他创立的森罗殿,在整个黑暗角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哪怕他隐退的这么多年,也丝毫没有人敢侵犯。

而今天,当他真身出现的时候,许多人都朝徐子墨投去同情的目光。

冥河穿着同样款式的黑袍,只不过他的面具与鬼阎罗有些许不同。

上面基本上都是用黑白两种颜色绘制,看上去有点像死神。

嘴巴作势张开,好似要吞噬一切般。

他的背后挂着一把长剑。

那浩瀚的神威笼罩了整个黑暗角都,无尽空间在爆炸中回荡着。

他缓缓抬起头,面具上那双森严的双眸盯着徐子墨。

随即又转头看了旁边的狂血老魔一眼。

“傀儡”他的声音有些磁性的低沉,“这肉体,活着该有多强大啊”

“起码比你强,”感受着对方身上神脉境的威势,徐子墨平淡的说道。

“不可否认,看来你胸有成竹了,”冥河静静的看着徐子墨,说道“让你的底牌出来吧。”

徐子墨笑了笑,他的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周围的空间全部震动起来,“轰隆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混沌庞大的身躯从虚空中缓缓走出,恭敬的跪拜在徐子墨的面前。

强盛的神脉境巅峰的气息在回荡着。

浓厚的兽威压的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大变。

冥河转过头,平静的看着鬼阎罗。

鬼阎罗一慌,连忙回道“冥河大人,我真不知道啊。

这一切都是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惹的祸。”

他说着一脚将旁边的光头胖子踹倒在地。

“我也好久没动手了,”冥河转过头凝视着徐子墨。

“你绝对不是普通势力的弟子。”

“这个不重要,只是今天你们森罗殿注定灭绝,”徐子墨笑道。

“哗啦啦”的流水声在上空响起。

冥河真命显现,在他头顶的位置,一条血色的长河在流动着。

这长河上漂泊着许多幽灵的船只,仿佛直通九幽地狱。

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战。

冥河踏空而起,周身气势凌然,血色长河卷起滔天巨浪,直接朝混沌攻击了过来。

它其中仿佛孕育了世界的一切罪恶。

看着血色弥漫,幽灵嘶鸣的长河,混沌背上两双薄如蝉翼的翅膀轻轻合起。

在它肚子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漩涡。

漩涡其中有紫色雷霆在闪烁着,里面漆黑无边,仿佛蕴含着大恐怖般。

“噼里啪啦”的炸响声在其间响起。

随着漩涡转动,那血色长河竟然全部被吞噬了进去。

“轰隆隆”的爆炸声在混沌体内响起。

只听它打了一个饱嗝,缓缓伸出大爪朝冥河拍去。

随着真命被吞噬,冥河的身影晃动了一下,脸色微白。

就连周身的气势也弱了下来。

“无趣,”混沌淡淡的说道。

冥河躲过大爪的攻击,身影也缓缓降落了下来。

他凝重的看着混沌,说道“纯血脉的莽荒妖兽,我自愧不如。”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慌了。

最慌的还属森罗殿的人,毕竟冥河也算是他们最强的老祖。

假如连冥河都阻拦不了,那岂不是说他们森罗殿真的没希望了。

看到这般景象,周围的人仿佛作鸟兽散般逃窜开。

混沌庞大的利爪在地面上拍下,数十人瞬间湮灭掉,尸骨无存。

在场原本混乱的局势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站在原地都不敢再动。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89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