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一幅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几位师妹好啊,”陆昂带着徐子墨走上前,看着仙灵宗的四名女子,笑着问道。

“师兄好,”聂星晴以及其他三名女弟子也笑着问候了一声。

不过聂星晴的情绪看上去不怎么好,脸色也有些差。

“几位师妹都是去观看圣泉宗的内门大比吧,”陆昂说着坐到了一旁,问道。

“我只是顺道回家,”聂星晴摇摇头,说道。

“师妹家哪的啊”陆昂笑着问道“能教出像师妹这等天骄,肯定也不凡。”

“天剑宗,”聂星晴的声音有些冷,淡淡的回道。

陆昂一愣,下意识的问道“就是前段时间被灭宗的天剑宗”

话音刚落,陆昂也觉得自己问的太直白了,连忙解释了一句“师妹,我没别的意思。”

“没什么不能说的,我也是不久前才得到的消息,”聂星晴摇头,说道。

一旁的徐子墨倒是思索了片刻,天剑宗被灭,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任平生。

前世任平生在得到吞日大帝的传承后,也是第一时间就灭了天剑宗。

而这一世,自己提前将吞日大帝的传承告诉了任平生,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天剑宗的灭亡提前了。

徐子墨现在也不敢确定,他只能等下去天剑宗看看了。

“不知道师妹和这天剑宗有什么关系”徐子墨好奇的问道。

他对聂星晴这个人了解的不多,而且前世他也真不知道对方会和天剑宗有关系。

“天剑宗的宗主岳不离是我的养父,”聂星晴沉思了一会,然后淡淡的说道。

之后几人聊了一会,徐子墨也算搞清楚了。

事情大概发生在几十年前,有一天岳不离出宗的时候,在宗门口发现了一个婴儿。

这婴儿刚刚满月,应该是被人遗弃的,岳不离想了想,自己这一生也没子嗣,就将婴儿抱养了回去。

随着婴儿一天天长大,也成了一名出尘脱俗的女孩,她的天赋渐渐展露头角。

岳不群觉得这样一直待在天剑宗,只会浪费女孩的天赋,终于在女孩十八岁那年,将她送往了仙灵宗。

这个极西之地最大的女子宗门。

圣舰经过天剑宗的上空时,缓缓落了下来。

庞大的躯体压缩着空气挤压在一起,然后瞬间爆炸开来。

按照聂星晴的意思,如果天剑宗还有人活着,她就会待在天剑宗。

如果已经彻底被灭了,她就跟随几人去往圣泉宗。

当圣舰降落在天剑宗上空不远处后,几人都从上面一跃而下,包括七长老和对方的凡芸长老也走了下来。

满目疮痍,大地上无数条的裂缝似乎还彰显着那场大战的惨烈。

宗门内四处有一些妖兽在活动,它们啃食着那些已经死去甚至快要腐臭的尸体。

聂星晴身上空脉境的气息散发而出,手中一道紫光射出,转眼间几头妖兽就已经丧命。

其他一些妖兽看见这般情况,都朝远方落荒而逃。

“全没了,”聂星晴站在废墟的最中央,往日熟悉的一幕幕在眼前回荡。

那是她年幼时期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养父也罢,还有那些疼爱她的师姐,总喜欢逗她玩的师兄。

徐子墨看了看四周,虽然战斗已经结束了许久,但一些残存的魔气还是能轻微感觉到的。

吞日大帝的吞日斧,徐子墨略微想了一下,也就确定了下来。

他看了看其他几人还在四处观看着,徐子墨来到聂星晴面前,低声说道“或许我知道凶手是谁。”

“谁”聂星晴瞬间转过头来,身上气势奔腾,宛如洪流般沸腾着。

“做个交易怎么样”徐子墨笑着说道。

聂星晴凝望了徐子墨许久,才问道“你想要什么”

“你获得了风祖的传承吧,”徐子墨问道。

聂星晴点点头,这件事并不是多么隐秘,正是因为她获得了风祖的认可,才能在仙灵宗内力压众人,得到圣女的职位。

“在你们风祖的传承里面有一幅画吧,”徐子墨笑着说道。

“什么画”聂星晴沉思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徐子墨笑着摇摇头,直接转身离开。

“等一下,风祖的传承里面有好几幅画,我不知道你说的哪个,”聂星晴拦住徐子墨,急忙说道。

“那幅画是你们风祖的自画像,”徐子墨笑着说道“做个交易,你把画给我,我告诉你凶手是谁。”

“你要我们风祖的自画像干什么”聂星晴疑惑的问道。

“我之前研究过许多历史上的大人物,听说你们风祖是个大美人,便想着能一睹芳容,”徐子墨笑着说道。

“你要只是想看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拿出给你看,但要是想要整幅画,这不可能,”聂星晴摇摇头,说道“先祖的传承我没权利给别人。”

“那就是没得商量了”徐子墨笑着摇摇头,然后朝圣舰上走去。

这次聂星晴没有拦住徐子墨,她看着对方的背影沉思着。

她不是傻子,什么一睹芳容这种话她也不可能相信。

徐子墨想要这幅画,肯定是有用处的。

之前她并没有在意过这幅画,现在看来这幅画应该有自己不知道的用处了。

养父的死,灭门的仇她可以慢慢查,总会有蛛丝马迹的。

实在查不到,等以后她要是能承载天命,也可以直接来真武圣宗逼问徐子墨。

而万一这幅画要是天大的机缘,错过了可就永远都没机会了。

众人在天剑宗查看了许久,确定没有活口之后,才登上了圣舰,一同朝圣泉宗而去。

期间聂星晴的目光一直盯着徐子墨,她甚至都在想,天剑宗的灭亡是不是和徐子墨有关系。

徐子墨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嘴角泛着笑意。

聂星晴愿不愿意将那幅画交给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旁击侧敲之下,已经可以确定,聂星晴将那幅画带在身边。

圣舰在行驶了半天之后,缓缓来到了圣泉宗,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门派。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89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