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白云剑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然而现实终究是残酷的,他去了帝统仙门,也去了许多的一流、二流宗门,最终都因为各方面的不足失败了。

岳不离记得很清楚,

那是一个雨夜,

他蜷缩在一棵大树旁哭泣着。

“武者的道路注定是不会一帆风顺的,”老者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

他微微抬起头,那一夜,老者跟他说了很多。

临走前,老者微微笑着问他“想修炼吗”

他心脏仿佛慢了半拍,激动又不可置信的点点头。

老者将他带入了宗门内,收他为亲传弟子。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宗门叫天剑宗,而他的师尊正是天剑宗的第二任宗主。

“白云剑主”

师尊一心想要将天剑宗发扬光大,那时候他幼小的内心也暗自发誓。

“要将天剑宗之名名扬整个极西之地,让那些曾经拒绝他的宗门看看自己的厉害。”

年幼的想法很幼稚。

或许带些少年人的固执和不甘吧。

但可贵的是,这么些年下来,他的初心始终未变。

但他终究资质有限,宗门的资源也难以培养太强的武者。

或许努力真的只是成功最卑微的一种方式吧。

他只能将目标放在大帝传承上,如果自己能够得到一份大帝传承。

那么只要给他时间,他有信心,就算无法和帝统仙门比较,也可以去竞争一下一流宗门。

他屠了任家,追杀任平生,不只是任平生会难过,他内心同样不好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尝就算是修炼有成的草木也懂感情。

他和任平生相熟十几年,他算不上冷血,只是在兄弟和宗门之间,他选择了宗门。

没人会明白他的痛苦和煎熬,因为他是举起屠刀的那一个,一切都只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岳不离的眼角有些模糊,如果就这么死了,说不定也是一种解脱。

他似乎活的太累了。

疾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正当他以为自己会被摔得粉碎的时候。

身体突然一轻,好像有人腾空接住了他。

他躺在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岳不离抬起头,只见是一名老者接住了他。

他看着老者,老者也看着他。

气氛似乎有些暧昧

“大长老,你,”岳不离正准备说什么,却见大长老摇摇头,回道“别说话,吻我。”

咳咳,以上这句话纯属作者皮了一下

“别说话,你现在身受重伤,我们已经将祖棺请了出来,你好好修养吧。”

听到大长老的话,岳不离点点头,然后开始运转功法一点点恢复自己已经乱成一团糟的身体。

在天剑峰的一旁,只见宗门内的几名长老抬着两口棺材跑了过来。

这两口棺材一个是黑色的,一个是白色的。

黑色的棺材上面刻着一把剑的图案,而白色棺材则是白云朵朵。

“阁下今日非要与我天剑宗不死不休吗”大长老看着上空的任平生,历声问道。

“当初他屠我任家的时候,可又想过不死不休”任平生面容扭曲的质问道。

他身上魔气更盛,几乎半个天空都被黑雾遮盖,他仿佛淡漠苍天的魔王,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站着,俯视着整个天剑宗。

“开祖棺,”大长老也知道彻底没了缓和的余地,他自然不想放任任平生这种威胁在外面。

要是今天不把任平生斩杀了,以后他想报复天剑宗,宗门的弟子甚至不敢出宗半步。

长老们利用特殊方法唤醒祖棺,只见所有天剑宗的弟子都跪拜下来。

“昔日先祖创立宗门于此,斩强敌,震宵小,然后人无能,叨扰祖师沉睡,还望祖师助我等度过此次难关。”

大长老站在祖棺前,神情悲伤的说道。

他知道祖师的每次出棺,不单单要耗费大量的尘血石,还要消耗好几年的寿命。

对于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的人来说,别说几年,哪怕是几秒钟都是珍贵的。

随着大长老的话落下,只见旁边的白色祖棺开始颤抖起来。

一朵朵白云在祖棺四周绽放开。

“白云朵朵,几多忧愁。

已经多少年”祖馆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师祖,从你沉睡之后已经两百年了,”大长老连忙回道。

看着祖棺的棺板一点点打开,一旁的岳不离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他还记得那个雨天,老人将他带入天剑宗,记忆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白云一朵接着一朵,洒满了整个大地,当这白云在眼前散开时,所有人的内心都一怔。

苍狗岁月,云卷云舒,似乎过往都宛如云烟般。

每个人心中的戾气竟然都渐渐平复了下来,世界处于一片安详中。

“这,这难道是,”远处有这场大战的老弟子,看着这般异像,惊的说不出话来。

“人称白云剑主的白云祖师,是我们天剑派的上一任宗主啊,”有弟子声音颤抖的说道。

白云剑主属于几百年前的人物了,对于许多弟子来说,这等人物只存在于宗门的史记记载中。

而当真人出现的那一刻,许多人都情不自禁的激动起来。

棺板彻底被打开,只见一名穿着白袍,头发都已经全部花白的老人走了出来。

老人身上并没有多么盛气凌人的气势,他看上去十分的淡然,笑起来给人的感觉也很慈祥。

他手里拿着一根拂尘,仿佛世外高人般,尽管已经沉睡了几百年,但衣衫依旧一尘不染。

“如果这白棺里面是白云祖师,那旁边的黑棺呢”有弟子疑惑的问道。

“难道是”有些弟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脸上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天剑老人,”有人声音颤抖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由不得这些弟子不震惊,实在是天剑老人对于天剑宗的影响太大了。

不管是他当年亲手建立了这个宗门,还是天剑峰有关祖师斩强敌,一剑劈开无名峰的传说,都深入人心。

微风吹动几棵垂柳,在飘荡的柳叶下,万众瞩目,那口黑棺也开始颤抖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89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