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我只是想向你证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看了看霸影,这次淬炼虽然没有彻底将雷电属性激发出来,但武器的品质却提升了不少。

徐子墨觉得再淬炼几次,霸影激发出雷电属性后,武器也可以进阶到玄阶。

这也是为什么要用高阶材料去打造武器,虽然霸影之前只是凡器,但它的潜力是无穷的。

如果是普通材料打造的兵器,恐怕在这雷霆中撑不了几秒钟就会破裂开。

将霸影插进身后的刀鞘中,徐子墨一步步朝外门走去。

外门卧虎榜比试的地方有专门的比武台。

此时的比武台周围,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外门弟子围观。

作为今年刚刚进入外门的新人,燕不悔直接杀上卧虎榜第十一名,可以说一时间风光无限,是这批新人中最耀眼的一个了。

而现在他要挑战卧虎榜第七的许仁,要知道每一次卧虎榜前十的比试都会在外门掀起一阵风浪。

人们乐于看见一个新人的崛起,看他如冉冉生辉的新星般升起。

也乐于看见一名天才的陨落,幸灾乐祸的同时也能找一些存在感。

比武台是由一块块青岗石铸成,这种青岗石的防御力极强,没有真脉境的力量根本破不开。

此时的比武台上,许仁一袭白衣,斜靠在武台边缘的铁链上,他腰间挂着长剑。

身上气势如虹,微眯着双眼,静等燕不悔的到来。

烈日的炎热随着秋季的到来,开始一点点消散。

秋风卷起枝头已经渐渐枯萎的黄叶,在空中轻轻飘荡着。

“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正前方的方向。

远处的山脉在迷雾中笼罩着,外门弟子居住的院落错落有致,比武台前的林荫小道是由白色鹅卵石铺成。

两边的柳树在微风中轻轻吹起摇摆,少年一袭白袍,背负长剑,长发随着微风飘扬在背后。

迈着有力的步伐一步步朝比武台走来。

“我还以为你会怯战,”许仁睁开双眼,目光如炬,有剑光一闪而过,轻笑一声说道。

“口舌之快,等会希望你别认输就行,”燕不悔淡淡说道。

他身上剑气缠绕,昂首挺胸,剑眉星目,整个人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剑。

许仁冷哼一声,随后只听“铿锵”一声响起,长剑出鞘在空中泛起一道白痕,直接朝燕不悔杀了过来。

燕不悔也不慌张,缓缓拔出自己的利剑,两剑交错碰撞,周围火花四溅。

当长剑以十字形状碰撞在一起后,许仁身上灵气暴动,将燕不悔打的一步步朝后退去。

“玄阶脉技横斩,”许仁轻哼一声,长剑被一股股灵气包裹着,每一剑落下都好像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燕不悔匆忙抵挡,只感觉双手被震的发麻,眼看着就要退到比武台边缘。

他连忙倒地一滚,惊险避开许仁的攻击。

“玄阶脉技爆杀,”燕不悔也是嘶吼一声,来到许仁的背后,长剑带着一股难以诉说的冲击力斩了过去。

两人的打斗可以说是刀刀毙命,没有丝毫留手。

许仁没有转身,他的身体微微向一侧偏移,然后躲过了这一剑。

右臂有频率的抖动了一下,然后直接撞在燕不悔的胸膛上。

燕不悔来不及闪躲,整个人直接倒退出去,重重的撞在旁边的铁链护栏上。

“看来我们还没错过好戏啊,”徐子墨和小桂子赶来,看着比武台已经聚集的人群,远远找了一块空地观看了起来。

燕不悔稳住身形,凝视了许仁一眼。

“果然,能杀上卧虎榜前十的弟子都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对方不管是在战斗经验上,还有脉技的运用上,都丝毫不逊色于自己。”

“你也就只有这样嘛,”许仁轻笑一声,缓缓举起手中的长剑,自傲说道“这一剑,解决你。”

他的长剑被一股暗黑色灵气笼罩,长剑周围的灵气都开始震颤起来。

“震石波动剑,”许仁轻轻呢喃了一句。

他右脚向后退了一步,腰部微微俯瞰弯曲,右胳膊肘偏移了一些。

然后只见他左脚轻轻踩在大地上,整个人就仿佛一支离弦的利箭飞了出去。

随着长剑震颤的波动越来越大,他剑身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扭曲起来。

一剑斩下,一道特别绚丽的剑光在空中凝聚起来,仿佛要将燕不悔整个人从头到脚分成两半。

燕不悔目光凝重,他没有躲避,这一剑如果自己接不下来,恐怕就没有再战的机会了。

看着绚丽剑光在眼前一点点放大,燕不悔看准时机,身体朝旁边偏移了一下。

这一下偏移并没有完全躲避过去,只见整把长剑都从燕不悔的腹部捅了进去。

当长剑刺入燕不悔的身体时,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就连许仁都有些愣住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剑虽然厉害,但燕不悔要是真想一味的躲避的话,也并非不可能。

但刚才对方迟疑了。

许仁想要拔出长剑,却看见燕不悔右手紧紧握住剑身,不让长剑从体内拔出去。

随后只见他举起自己左手的利剑,直接朝许仁砍了过去。

“这家伙是故意的,”许仁大惊,他连忙放开自己的长剑,想要躲避但右臂还是被利剑割伤。

许仁退到一边,凝视着自己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右臂,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正前方的青年。

“那家伙是故意没有躲避的,他完全是以命换伤。”

虽然自己持剑的右臂受伤了,但那家伙的伤势要严重的多,已经有生命危机了。

“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燕不悔笑着,他的脸色有些惨白,笑容看上去十分的瘆人。

“但我就是想证明,想让你们这些人明白,没有谁能侮辱我的母亲。

哪怕你是一只狮子,我这只蚂蚁也要撕下一块肉来。”

燕不悔直接拔出腹中的长剑,鲜血喷涌而出,但他似乎不在意。

此刻的他就像一名远征在血海中的神魔,无畏、无惧、这是他的人生理念,也是他的剑道。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89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