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荒家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小桂子点点头,然后说道“师兄,最近你闭关的这几天,荒家的人来我们宗门了。”

“西北城荒家”徐子墨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又释然了,“他们是来找燕不悔的”

“对,这次来宗门的是荒家的二公子,听说想要将燕不悔逐出真武圣宗,”小桂子回道。

“荒家的人什么时候在咱们宗门有话语权了”徐子墨好笑的问道。

“听说荒家的二公子荒天邪和大长老的孙子邵星宇是朋友,而且两人似乎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小桂子笑着回道“有邵星宇的帮忙,这件事应该不难。”

“有点意思,”徐子墨饶有兴趣的笑了笑。

“师兄,我们要不要帮助燕不悔”小桂子说道“你之前不是还很在意他嘛”

“你去外面放出风声,就说我和邵星宇两人是死对头,”徐子墨思索了一下,说道“尽量宣传的沸沸扬扬一些。”

小桂子点点头,虽然不清楚徐子墨这样做的目的,但也不敢多问什么。

看着小桂子离开的背影,徐子墨笑了笑,这燕不悔的确是个人才。

或许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强者的路哪有一帆风顺的,大家都是在挫折和失败中过来的。

最终才一步步踏上巅峰。

根据前世的记忆,徐子墨知道,这燕不悔就算没有自己的帮助,未来的成就也绝不会低。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锦上添花变成雪中送炭,把利益最大化。

自己的战将人选,说不定就有燕不悔的一席之位。

这次事件他会帮助燕不悔的,但不是主动去帮助,而是要让对方来求助自己。

真武圣宗外门弟子所居住的地方是一片特别宽阔的空地,无数座院落交错纵横聚集在一起。

此时在燕不悔所居住的院落前,几名外门弟子正在高声聊着天。

“听说了吗,咱们外门卧虎榜排行第十一名的燕不悔,其实是个野种。”

“对啊,听说他娘只是个卑微的侍女,有一次他爹酒后乱性,然后才有了他的出生。”

“哎,可怜呦,听说荒家的人并不认可他,他在荒家的地位连条狗都不如,所以才跑到咱们宗门来。”

“要我说啊,他娘肯定是个心机婊,趁着人家荒家的家主喝醉,然后故意做了那事。

想要攀龙附凤,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要脸。”

这几人的声音都十分高昂,哪怕隔的很远也能够听见。

院落里面的房间中,燕不悔额头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

他知道那些人是为了故意激怒他,想要自己愤怒去挑战他们。

那几个人都是卧虎榜排行前十的弟子,他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尽管什么都明白,但他还是恨不得撕碎那些人,内心的暴怒无法抑制。

母亲是他一直的禁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拼命修炼,就是为了今后毁掉荒家,替母亲讨个公道。

“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啊,”他双拳紧握,外面那些人难堪的话语依旧在耳边响起。

他知道自己的哥哥来了,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尽管他并不认可那个家族,但血缘关系是无法磨灭的。

他为了逃避那个家族,已经千里迢迢来到了真武圣宗,没想到那些人依旧不愿意放过他。

他闭着眼,想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一些,内心反复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今日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他日自己必百倍奉还。

良久,燕不悔发现自己的内心似乎更乱了,他看着一旁桌子上的长剑。

轻轻拿起利剑,抚摸着剑身。

“剑者,百战不殆,当有锐天的锋芒,”他喃喃自语了一声,仿佛做了莫大的决定。

拿起剑,然后打开房门,沉着脸走了出去。

当外界的那些人看着燕不悔走出来时,旁边有个青年立马站了出来,嬉皮笑脸的问道“呦,这不是我们的燕师弟嘛,

听说你娘是荒家的侍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求证一下。”

燕不悔举起长剑,剑尖对准对方,语气低沉的说道“说实话,你这种激将法很幼稚且恶心。

但你成功了。”

“怎么,你要挑战我吗”那青年一怔,笑着问道。

“对,生死战可敢”燕不悔一字一句的说道,那眼神中充满了疯狂和暴虐。

他的声音平静的有些颤音,对面的青年无法想象那双眼睛里,究竟隐藏了多大的仇恨。

青年咽了一口唾沫,气势稍微弱了下去,但转头一想,自己可是凝脉境巅峰的修为。

这个修为完全足够升入普通的内门弟子了,而对方只有凝脉五重,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生死战就算了,按照卧虎榜的规则比试就行了,”青年思索了一下,说道。

虽然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但青年还是谨慎了一些。

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过他也犯不着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博。

青年名叫许仁,是卧虎榜排行第七的弟子,按照卧虎榜的规定,排行高的弟子不能向比自己名次低的弟子挑战。

所以他们只能激怒燕不悔,让对方向他们挑战。

星宇峰,这是大长老的孙子邵星宇所居住的山峰。

此时山峰的别院里,两名青年对立而坐。

穿着紫袍,身上气势如虹,颇有些上位者那种运筹帷幄自信的青年举起面前的茶杯,笑着对一旁的青年说道“天邪兄,鱼儿上钩了。”

“这次的事情就麻烦星宇兄了,”一旁的青年含笑说道。

他穿着一身白衫,身后挂着一把黑色的长剑,留着短发,说不上多帅,但整个人的精气神饱满,给人的感觉也不简单。

“放心吧,他要是还停留在外门,我们对他下手有些不妥。

但一旦他被人废掉,将一个废物逐出宗门的能力我还是有的,”邵星宇自信的笑道“比试定在明天中午,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全凭星宇兄安排,”荒天邪笑了笑,回道。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89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