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掌捕捉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准确来说,徐子墨来十里镇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只梦魇兽。

梦境属于时间长河分支的一种,前世徐子墨修炼到尊脉境之后,本该踏出自己的武道之路。

但那时候他对自己的武道十分迷茫,一直犹豫不决,迟迟无法更进一步走出自己的武道。

直到他无意间来到这十里镇,前世的时候梦魇兽并没有这么快被人发现,它度过了很长时间的成长期,梦境力量已经能笼罩方圆数百里之地。

当时在梦魇兽的生死危机逼迫下,徐子墨才无意间领悟了时间长河的奥秘。

过去、现在、未来

他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武道,也成功创造了现在修炼的功法唯我大自在决。

梦魇兽的梦境对于徐子墨的修炼有很大的辅助益处,他能不能突破神脉境,将自己的武道推演到更上一层的境界,这头梦魇兽就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梦境属于时间长河的分支之一,就好像你在现实中正在做着某件事,你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处的场景十分的熟悉,就好像很久之前就经历过一般。

你细细去想,就会发现其实早在很久之前,你就在梦里梦见过自己未来要经历的某个片段或者画面。

只是你那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而已。

前世的时候,徐子墨就捕捉到了这只梦魇兽,它对徐子墨的武道推演,有不可推卸的功劳。

只是后来这只梦魇兽死了,但没想到重来一世,这只梦魇兽还是没能逃过自己的魔掌。

梦魇兽的食物就是梦境,就像小桂子之前问的,为什么它将所有人都陷入梦境后,却没有一次性杀光。

因为这只梦魇兽还是幼年期,它每天只需要吞噬一个人的梦境就足够了。

其它的人都被它豢养着,保证它的食物不会中断。

梦魇兽极其的珍贵,据徐子墨所知,整个元央大陆,能拥有梦魇兽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说旧土。

旧土属于十大禁地之一,那里早已经被一个叫神门的组织占领。

在每一个时代,能出入旧土的人,除了历代的大帝之外,就只有寥寥几个人。

“看来你知道的还是蛮多的嘛,”胡莹莹面色惊讶的看着徐子墨。

随后只见她右手一挥,身上淡白色的灵气弥漫,那只梦魇兽朝天怒吼一声。

飘荡着自己光滑的身体朝徐子墨冲去。

一旁的小桂子见状,连忙取出自己的铁棍,疯魔棍法使出,层层棍影重峦叠嶂,在空气中留下“嗖嗖”的声音。

铁棍之上暗黑色灵气涌现,一棍重重的砸在了梦魇兽的身上。

但诡异的是,梦魇兽不闪不避,铁棍竟然直接穿过它的身体,砸了个空。

梦魇兽小嘴一张,“嘟嘟嘟”的气泡音波声音发出,小桂子瞬间七孔流血,只感觉好像有一块巨石朝自己撞来。

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身体重重的撞在房门上。

随后只见小桂子瞬间腾空跳起,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神色凝重的看着梦魇兽。

“你们退到一边去吧,普通攻击对它是没用的,”徐子墨摆摆手,说道。

梦魇兽其实不存在于现实世界,它们身处次元空间,只有这样才能随意吞噬别人的梦境。

徐子墨身上灵气涌现,三个脉门同时打通,他这是第一次使用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

唯我大自在决的力量来源于时间长河,一缕缕时空之力弥漫在他掌心。

看着朝自己冲撞过来的梦魇兽,徐子墨手中的时空之力凝聚成一张大网,将整个梦魇兽笼罩在里面。

梦魇兽大吼一声,小嘴不时的吐出音波小泡。

徐子墨淡淡一笑,手中的时空大网开始浓缩,梦魇兽惊叫着,它的身体也随着一点点缩小。

最终变成拳头般大小,徐子墨用手抓住梦魇,直接放进了自己嘴中。

自从进阶真脉境后,他的体内已经开辟出了一片空间,这空间有点类似于武者的丹田。

空间内有着无数亮点,仿佛夜空中的星星般,璀璨夺目。

等徐子墨再打通一个脉门,进阶空脉境后,他就可以凝炼真命。

而这些星星点点就是凝聚真命的道韵。

此刻,梦魇兽就被吞噬进了这片空间内,它疯狂的反抗冲撞着,却没有丝毫用处。

因为它所处的次元空间跟徐子墨体内的空间不在一个次元之内。

简单来说就是它所处的这片空间被徐子墨体内的空间给禁锢住了,梦魇兽飘荡在这片空间中,无边无际,也无法逃脱。

“你做了什么”胡莹莹脸色大变,她试着召唤梦魇兽,却发现两者之间的联系被隔断了。

“要不要我们再商量一件事,”徐子墨笑着问道。

“什么事”胡莹莹朝后退了几步,惊疑的问道。

“你再帮我带出来一头梦魇兽,我饶你一命,”徐子墨说道。

“做梦,”胡莹莹冷哼一声,然后直接朝旁边的窗户跳了出去。

徐子墨缓缓抽出背后的霸影,一道刀芒斩过,空间都好像变成了一线天。

暗黑色的刀芒带着寂灭之气,直接砍在了胡莹莹的背后。

胡莹莹身上同样散发出一道黑气,紧接着只见一道黑气凝炼的脸狰狞的浮现在半空。

那张脸死死的盯着徐子墨看了一眼,然后化作一道极光朝远处遁去。

小桂子手持铁棍刚要追击,却被徐子墨给拦了下来。

“别去,我还等着她下次再带一只梦魇兽找我报仇呢,”徐子墨笑着说道。

他凝视黑雾消失的方向,听说神门的人可是一个个都富的流油啊。

他们占据了旧土那片禁地,虽然那里有危险,但同样也是机缘颇多。

随着黑雾的离开,胡莹莹的身体也倒在了一边,胡员外连忙跑过去将女儿抱了起来。

“没救了,她已经死了,”徐子墨看着胡员外恳求的目光,摇头说道。

随后他在胡莹莹身上将那支口琴拿了出来,梦魇兽因为是幼年期的缘故,它构建的梦境还是有许多破绽的。

因此便需要用这口琴吹出安魂曲,麻木梦境中那些人的感官。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4189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