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魔女一族,杀戮成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众人抬头看去之时,只看到一道火红色的光芒从天际线的另一头飞来。m.zztxsp.comm.ygdzr.com

转瞬即逝,

几乎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真神剑已经出现在徐子墨的手。

他拿剑,长剑的剑尖轻轻依靠在地面。

当真神剑出现的那一刻,似乎是万剑之主般,周围所有人的长剑都开始颤抖起来。

又似在参拜一般。

连陆长艮手的剑也不例外,紧跟着颤抖起来。

“好剑,”旁边的清风尊者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整把剑浑然天成,仿佛一块稀世珍宝。

剑体流转着光芒,整把剑几乎让人挑不出一丝的破绽。

而且剑有灵,这是最难得的。

徐子墨看着手的剑,轻轻叹了一口气。

剑虽好,但终究不是自己的武器。

这剑是圣主所铸造,剑灵也是圣主所培养,徐子墨只是得到了剑罢了。

终究是不如他的霸影。

旁边的陆长艮看到这一幕,眼的凝重更加重了几分。

不过除此之外,也似乎多了一些兴奋。

又不知他在兴奋什么。

“既如此,那我们也该好好招待你,不能让你失望了,”陆长艮看向徐子墨,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最怪的是,他明明是一个人,但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却是两种不同的声音。

一种是原本的,还有一种偏沙哑、磁性。

有点类似于人格分裂。

“你小心点,”姬若冰在一旁看着徐子墨,提醒道。

“这陆长艮不是纯粹的人族,他体内还有魔女一族的血脉。”

这件事在戮仙教内并不算秘密。

陆长艮与陆长恨两人虽为兄弟,但不过同父异母。

据说这陆长艮的母亲乃是魔女一族的人,而他更是激活了体内的另一种血脉。

魔女一族这是个很古老的种族了。

虽然名字带有魔字,但事实魔女一族跟魔族没有半点的关系。

这一族有一种很特殊的能力。

那便是可以吸取他人的力量。

不是吞噬,而是真正的汲取,为我所用。

并且他们的体质天生能容纳这种力量,十分完美又平衡的在体内凝聚。

这便是魔女一族。

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能力,遭到了元央大陆很多人的追杀。

人们迫切想要研究这种汲取的原理,来自创出类似的功法或者脉技。

可以说如今的元央大陆,几乎很难再见到魔女一族。

因为他们都躲藏在人际罕见之处。

……………

原本陆长艮周身的灵气是血红色的。

如今竟然朝紫色开始演变。

而且这种紫色十分的妖异,不像是气体,仿佛浓稠的液体般。

而且它不是纯粹的紫,其更是加了一些黑色。

黑紫色的气体仿佛连空气都给污染了。

陆长艮放下手的剑,让它归鞘。

整个人仿佛一头太古凶兽,直接狂奔朝徐子墨杀去。

徐子墨微微皱眉,同样一拳砸了过去。

“轰”的一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陆长艮直接倒飞了出去。

徐子墨眉头一锁,他感觉的出来,对方似乎并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害。

眼看着陆长艮仿佛一条疯狗,倒飞出去后又继续杀了过来。

徐子墨同样欺身前,与对方战在了一起。

几招下来,徐子墨赫然发现,这家伙的承受能力出的强,而且不知疲倦。

并且徐子墨开始发现,对方似乎每一招的碰撞,都在汲取着他的力量。

“多么精纯的力量啊,”陆长艮周身流着血,但依旧在大笑着。

“好久没有吸收这么强的力量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徐子墨的拳头已经在眼前放大。

直接一拳将他轰飞了出去。

陆长艮再次摇摇晃晃的从地面站起身,大笑道“够了,足够了。”

他周身的紫芒开始涌动起来。

紧接着只见他将自己汲取的所有力量全部凝聚了出来。

随着这股力量的凝聚,他周身的威势又是猛涨了好几个层次。

四周的虚空自我破碎了起来。

凡是被紫芒照耀的地方,全部的粉碎开。

“爆,”陆长艮一声嘶吼。

仿佛将一切都凝聚在了这一拳。

他的表情甚至都扭曲了起来。

“等去了地狱,记得报我的名字,你跟死在我手的那些冤魂没什么区别。”

“轰”的一声,一声响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

众人的耳膜似乎都被震裂了,开始“嗡嗡嗡”的响。

不过此刻众人也顾不其他的事,而是看着两人战斗的心点。

周围有狂风肆虐而过,撕裂了虚空,在空留下阵阵的回荡声。

陆长艮的拳头砸在了徐子墨的腹。

这一拳徐子墨没有躲,也没有抵挡,任凭他砸过来。

…………

陆长艮低头,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似乎都有些麻木了,这一拳只有他自己知道,究竟用了多强的力量。

但眼前的男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一下。

“还好玩吗?”徐子墨低头,嘴角挂着轻笑,问道。

“怎么会,”陆长艮收回拳头,呆在了原地,似乎怎么都没料到这一幕。

“啪”的一声,徐子墨直接抬起右脚,一脚将对方踩在了地。

右脚按在陆长艮的脸,想要将他的脑袋给埋进土里。

脚下的地板早破碎,不见踪影。

“我听姬若冰说,你杀性很重,

一度想成为第二个杀戮大帝,甚至将其超越,”徐子墨笑道。

“但你知道,你和杀戮大帝最大的不同在哪嘛。”

“什么?”陆长艮艰难的转过头,看向徐子墨,问道。

“杀戮大帝运气好,没有跟我生在一个时代,”徐子墨笑道。

“而你运气似乎差了许多。”

“够狂,”陆长艮回道。

但这次他回的声音不是他原本的声音,而是另一道沙哑的磁性声音。

“有本事当然狂,”徐子墨笑道。

“你知道我为何杀心重嘛,”陆长艮突然开口问道。

哪怕此刻被徐子墨的脚踩在脑袋,他也没有一丝的愤怒以及慌张。

除了最开始的惊愕和诧异外,又恢复如初。

“不知道,也不感兴趣,”徐子墨回道。

“不,你马会感兴趣的,”陆长艮笑着反驳道。

我真的是反派徐子墨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21578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