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去师姐房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柳师兄,你干什么去?”柳依依在后面大喊道。

“去为沐师弟报仇,”柳如风淡淡的说道。

“这,”众人皆是一愣,只见皇甫弦月身形一点,直接踏空拦住了柳如风。

说道:“你想去送死吗?”

“那你让我眼睁睁看着沐师弟死在面前?”柳如风说道。

“沐师弟还不一定死呢,先把他带去治疗才是重要的事,你别忘记咱们的任务,”皇甫弦月冷声说道。

亲传弟子之间虽说也经常是明争暗斗,勾心斗角不少,但据说这沐周白与柳如风是十分要好的兄弟。

两人属于良性斗争的性质。

此刻看见好兄弟几乎要死在台,柳如风如何能不怒。

“先救人再说,”徐子墨从旁边站起来,走向武台的方向。

而恰巧因为沐周白没有战斗能力,被裁判宣布试结束。

两个人员将沐周白的尸体抬到地下,正准备扔掉,被徐子墨众人给拦住了。

“你们一起的?”那两个人员也懒得盘问,直接将尸体给了众人。

这里的赛每天要死太多人,因此这里都建造着尸体库。

无人认养的尸体会被直接扔进去,定期清理。

“怎么样?”众人检查着沐周白的伤势,皇甫弦月着急的问道。

“没呼吸了,”柳如风坐在地,声音冷冷的说道。

“那家伙纯粹是想杀人,”方祥看了看面前冷冰冰的尸体,又看了看外面擂台的枯骨老人,气愤的说道。

伴随着枯骨老人场后,这百场次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无人竟然敢应战,那些在候战区的选手全部退出这里,不想碰见枯骨老人。

“无趣,”枯骨老人不屑的轻笑一声,直接走下擂台,朝万场次的武台而去。

看着枯骨老人离开,那些选手才再次进入候场区,开始了一番热火朝天的试。

此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天的武到了尾声,观战的众人也一个个开始离开。

沐周白彻底的没了呼吸,众人将他的尸体埋到了怒火城外,一处风景还算不错的山坡下。

随即再次回到了城内的客栈,气氛微微有些沉重。

“我总觉得这次的事不是巧合,”方祥说道。

“枯骨老人这种级别按理来说,不会来这里的。”

“肯定不是巧合,现在冷静下来想想,肯定是有人针对咱们,”柳如风说道。

“针对?谁会针对咱们啊,咱们又没得罪什么,”尹蓉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反应了过来。

“那个怒阳?会不会是他?”

“这武擂台是怒火家族的产业,你觉得呢?”皇甫弦月说道。

“欺人太甚,”柳如风拍桌而起,轻喝道:“在这南域,我们界皇圣宗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现在非常时期,宗门都在忙着应付那两条神龙,哪还有精力管这些事情啊,”皇甫弦月叹息道。

“明天我再去试试吧,不管怎么说,迷雾森林的地图还有融合石必须得到。

要不然算去了迷雾森林,我们也没办法完成任务。”

“算了算了,天色已经很晚了,早点睡吧,”徐子墨摆摆手,说道。

“凡事自有定数,等明天再商量对策。”

众人点点头,也没心情再吃饭,直接楼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天色月色皎洁,这怒火城的夜晚,依旧是十分的热闹。

街道人来人往,灯笼高高挂起,许多夜摊的小贩刚刚出门。

与繁华的街道不同,寂静的客栈内,正在修练的徐子墨听见了敲门声。

他走下床,打开房门只见皇甫弦月站在外面。

皇甫弦月似乎是刚刚洗过澡,身有种很迷人的香气。

她穿着一件略微暴露的旗袍,白皙的大长腿露在外面,衣则是一件若隐若现的薄纱。

这种场景十分的旖旎,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皇甫师姐,你这?”徐子墨好的问道。

“徐师弟,我有些事想请教一下你,能不能去我房间?”皇甫弦月脸蛋绯红,羞涩的说道。

“好啊,”徐子墨点点头。

跟随者皇甫弦月的后面,去了她旁边的房间内。

刚刚进入房间,里面漆黑一片。

徐子墨便感觉皇甫弦月倒在了他的怀里,那盈盈一握的躯体有股温热传来。

“师弟,”皇甫弦月抬头,满眼的情愫。

“师姐,你这是?”徐子墨笑着问道。

“别说话,跟我来,”皇甫弦月用手指轻轻放在徐子墨的嘴,微微摇摇头,随即牵着他的手来到了房间的桌子旁。

徐子墨坐在椅子,而皇甫弦月则坐在他的腿。

“师弟喜欢师姐吗?”皇甫弦月眼神迷离的问道。

“不喜欢,”徐子墨摇摇头。

皇甫弦月表情一僵,将手缓缓缠住徐子墨的脖子,轻轻的哈着香气。

问道:“现在还喜欢吗?”

“师姐有话直说吧,我很忙的,还要去修练呢,”徐子墨不耐烦的说道。

“师弟这么着急干什么,”皇甫弦月捂嘴咯咯一笑,说道:“还怕师姐吃了你吗?”

“说不定呢,”徐子墨笑了笑。

他说着一把抓住皇甫弦月放在他背后的右手,将那右手摆在了两人的面前。

只见此刻皇甫弦月的右手,变得黑色无,一股股魔气缠绕其。

而且她的指甲有几十厘米长,尖锐且泛着寒气。

尽管此刻美人在怀,徐子墨却只感觉自己仿佛抱着一块万年寒冰,将整个屋子的气温都变得很低。

还没等徐子墨再说话,只见房间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图案。

这图案仿佛黑洞般,从里面蔓延出来无数条的铁链。

顺着椅子直接将徐子墨给缠住,捆绑在一起。

“黑暗囚笼是六级阵法,师弟别挣扎了,”皇甫弦月在轻笑着。

她将自己长长的指甲从徐子墨的脖子划过,低语道:“我的好师弟啊,之前神女峰你以身相救,师姐还真舍不得杀你啊。

谁让你偏偏是魔族遗民呢。”

“师姐你怎么?”徐子墨惊慌的说道。

“没事的,死亡只是一瞬间,师姐下手会很快的,”皇甫弦月笑道。

我真的是反派啊

我真的是反派徐子墨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19036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