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天界城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几万年前,界皇还只是一个少年,

他自小便对空间之力感兴趣,经常研究和模拟。

假如能够控制时间和空间,那么能轻松的创造一个空间。

他将此称之为界。

界皇起初的设想其实是创造一个世界,可惜世界的创建难度超出他的想象。

于是他设想,创造一个独属于他的界。

这个界可以用来阻挡别人的攻击,也可以困住别人。

如果界足够强大,甚至可以将人终生困在其,一直到死亡。

抱着这个猜想,界皇将自己的一生都用在了界之。

据说巅峰时期的界皇,随手间便是千万个界域而起,无人能敌。

同等级别,想要破开他的界域,十分的艰难。

界皇很少杀人,但一般人都不愿与他为敌,因为一个不慎,被困入界域,可能终生都要囚禁其。

这种孤独感,起死亡要可怕无数倍。

界皇在入圣后,自知自己一生的成终究有限,可能无法再探讨更高的界之。

他便在南域传下道统,也是如今的界皇圣宗,寄希望于后人能够发扬光大。

可惜,数万年的时光过去,在界域方面修练最强者,依旧是界皇。

甚至万年时光长河,界皇圣宗再没出现过第二位圣人。

不过无论怎么说,界皇圣宗依旧是个庞然大物,伫立在南域这片土地。

关于界皇这个人,有传言说他一直在界皇圣宗内,只是早已不图世俗的一切,专心修练自己的界域,不在出世。

也有传言,说他修练更好一层的界域时,被困在了自己的界域,终生无法离开。

……………

火煌城距离天界城有很长的一段路程。

当众人在传送阵法待了半个月后,方才来到了天界城。

走出传送阵,此刻正值午,城池的繁华与热闹渲染了徐子墨的情绪。

“先去吃个饭吧,”徐子墨对众人说道。

虽说如今已经不用吃饭,但基本的口腹之欲还是要有的。

众人找了一家较宽敞的客栈,走进去叫了一大桌子的饭菜。

“魔体的修练我分为三个阶段,”皇甫弦月看着徐子墨,说道。

“第一阶段,便是利用魔属性的玄药开始淬炼你的身体,让身体能够渐渐适应。”

“可是我没魔属性的玄药啊,”徐子墨说道。

“你身有灵石嘛,城内的天界阁内,我们需要的基本都有。”

“也没灵石,我这人一向很节俭,”徐子墨摇摇头。

“算了,我的灵石先借给你,以后有的话记得还我是,”皇甫弦月摆摆手,说道。

徐子墨笑着点点头。

众人吃完饭后,准备去天界阁内看看。

位于天界城的正央,天界阁也算是这里最有名的建筑物了。

有界皇圣宗与项家合开的店铺,几乎将城内百分之九十九的生意都被占领了。

巍峨气派的阁楼伫立在街道央,它独有的气质仿佛与整条街道都格格不入。

算不金碧辉煌,但飞檐楼宇,都是经过精细的雕琢,给人的感觉特别高大。

门口两名卓越风装的女子穿着红色的类似旗袍般的服装,满脸笑容的迎接着来往的客人。

“怎么样,我们这天界城不是你们火煌城可以拟的吧,”皇甫皓在一旁得意的说道。

“还行,”徐子墨说着走进了阁楼内。

这阁楼内的空间更加的广阔,里面也是人来人往,无数个透明的柜子摆放在四周。

每一个柜子前,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介绍着。

徐子墨刚刚走进去,便有一名面貌较好的女子走了过来。

笑着对徐子墨说道“公子想买些什么呢?”

“魔属性的一些玄药,”徐子墨说道。

“有没有准确一点的?”那女子问道。

只见皇甫弦月从后面走过来,将一张纸递给了女子,说道“你按照这面的玄药给我配好了。”

女子接过纸看了看,最终笑着说了一声,“您稍等片刻。”

看着女子离开,皇甫弦月对徐子墨说道“你需要什么可以到处看看,去了界皇圣宗,下山的时间会少许多。”

徐子墨点点头,跟着九幽准备到处转一转。

“你说,我要不要问她神体的事?”九幽看着徐子墨,问道。

“你真以为魔体和神体是能够后天形成的?”徐子墨笑着摇摇头。

“除非你能找到先天的战体,否则别想了。

能帮你的人肯定是另有所图。”

两人在天界阁内转了一大圈,这里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不过徐子墨暂时也不需要什么。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门口处皇甫弦月好像遇到了麻烦。

一群青年围住了她,这群人皆是身穿蓝色长袍,领头者穿的衣服要更加蔚蓝一些。

胸口处有一枚灰色的徽章,长袍的底部绣着白云的丝边。

只见这领头青年似乎和皇甫弦月拉拉扯扯着什么,皇甫弦月看去有些不悦,但也强忍着。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九幽问道。

“不用,不过这皇甫弦月的性格应该没这么胆怯吧,有点意思,”徐子墨笑道。

两人正拉扯着,只见之前天界阁的女子从楼走了下来。

她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盘子,面端着一枚纳戒。

“公子,这是你需要的玄药,这枚纳戒当是我们送你的了,”女子笑着说道。

“一共一千八百万灵晶,您是怎么支付?”

徐子墨发现,当女子将纳戒从楼拿下来时,四周若有若无的有几名护卫盯着自己。

“喂,付钱了?”徐子墨朝皇甫弦月的方向喊了一声。

只见那群人瞬间转过身,表情不一的看了徐子墨一眼。

皇甫弦月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缓缓走了过来。

只见她拿出一张紫卡,那女子大惊失色,连忙将纳戒递给了徐子墨。

也不在提灵晶的事,直接退了下去。

“弦月,他是谁?”那青年走前,有些厌恶的看了徐子墨一眼,问道。

“跟你没关系,你要是没事我回宗了,”皇甫弦月说道。

我真的是反派徐子墨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3620/19036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