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节 告状无语(10)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说什么?竟然敢辱骂本官?”

长孙通没有想到叶檀的胆子如此大,之前听说过这个叶檀的本事和惹事的本事,所以,很多时候都觉得不可能,一个乡下的小子,能有多大的本事,但是呢,如果对方活在了明朝的话,就知道,就算是个乡下的人,也是有本事的,关键不是你的出身,而是你的本事。m.pdiea.com

“大人,我没有辱骂你啊,而是这个人说的话,让我觉得可笑,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叶檀指着老大他们几个人,觉得这些人演戏都不行,什么脑子啊。

“有什么问题?你说,若是你再敢说一句辱骂本官的话,就算你是侯爷,本官也要将你带回长安受审。”

长孙通的这句话真的可以的,就是说,我是一个好官,我不畏强权,不过呢,如果是真的如此的话,反而让叶檀觉得不错的,但是呢,此时却觉得可笑不已哦。

“大人,他说这两匹马是他的,他有什么证据?”

叶檀发现有点意思,就问道。

长孙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就看到老大等问道,“对啊,你们有什么证据说这些马匹是你们的?”

“大人,大人,我们有证据的。”

老大指着那匹马的脖子上面的绳索道,“那个就是我们的,我们自己的身上也带了一些来,就是为了防止马匹跑了。”

马脸赶紧将这人身上的绳索拿过去,却是发现是一样的,不由得心中有数了,看着叶檀问道?“叶侯,你如何说?”

“大人?那我问他几句话吧,你看如何?”

叶檀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群人,虽然他们已经是死人了,叶檀没有一些奇怪的想法?所以,就浪费了时间?合适吗?

“好?本官看看你有什么想要问的。”

“我问你?你说这些马是你的?是吧?”叶檀看着这些人问道?这些人连几匹马都收拾不了?真的是丢人现眼啊。

“就是我们的。”这个人还如此地坚持不得不说?有点意思。

“那你们能驱使它们吗?”叶檀接着问道。

“什么驱使,我们用马鞭就行了。”老大不解地说道?过去的不少马匹都是这么干的,难道还要当成大爷方式来照顾吗?

\咪\咪\阅\读\a\\

“呲”

叶檀嘴里吐了一个哨子出来?然后小红宛如看到了亲人了一样,不停地朝这里跑来?只是呢,门口有人?但是呢,对方的模样还是让人明白了,看到了亲人的感觉。

“你说,这个马匹是你的?你自己信吗?”

叶檀不屑地看着对方问道。

四周的人也看到了,这个马匹如果是老大他们的,那么,不应该如此的乖啊,怎么回事呢?

“你,你会妖术。”

老大的话一出来,其他的人倒是没什么,但是呢,叶檀已经脸色大变了,因为过去,巫术,妖术,这些都是会死人的,而且一死一大片,汉武帝前半生算是英明神武,后半生为了所谓的长生,被人骗残了,可是一直到死都认为有神仙的,所以才会相信巫术这样的事情,而结果就是自己好好的一个继承人,死掉了,当时据说死了好几万人呢,这样的事情在后来无数的朝代里都是一种禁忌的事情,一旦出事,就是大事,不死个几千人,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若是会的话,你此刻已经死了。”

叶檀冷冷地看着他说道,声音冷的简直宛如冰块一样,让长孙通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但是呢,他也知道,这件事不能乱说,否则的话,叶檀有问题,那么作为干娘长孙皇后的身份怎么办,不由得怒喝道,“不要胡说。”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在乡下,有的时候为了让人不舒服,总是会说出一些恶心的话。

“你继续问。”

叶檀虽然慢慢地恢复了,不过呢,这个人死定了,他们的那个山寨所有的人都应该去死,这样的人觉得别人的命不是命的话,那么,你就不应该活着,将你养大的人也不应该活着,因为都是社会毒瘤。

“你说这个马是你养的还是逮的?”

叶檀接着问道,算是给对方一个面子,但是呢,这个面子似乎是有点不合适了。

“这个不是我养的,而是我跟着兄弟们从北面的草原那里捕来的,为了这个,死了六个人呢。”

这个人挺有意思的,知道如果说养大的话,那么,你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马儿还是不认你呢?

“哦?你确定是从草原上弄来的?”叶檀接着问道。

“是的,难道我还会说谎啊?”

一个满嘴谎话的人,却说自己会说谎啊,你说说你还有父母吗?

“既然是草原上的马匹,应该没有马蹄铁的吧?”

叶檀的话让老大一愣,这个是什么东西啊,而长孙通也不知道啊,看着叶檀问道,“叶侯,你是什么意思?”

“小红,抬起一条腿让他们看看。”

叶檀的话一落,小红就抬起了前腿,上面有一个闪亮的东西,让对方一愣,长孙通不解地看着叶檀问道,“叶侯,这个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加上面这个东西?”

叶檀似笑非笑地看着老大,说道,“这个东西叫做马蹄铁,现在大唐有这个东西地方只有松洲和长安的一些人,你的家主长孙无忌应该是知道的,而这个人说这两匹马是他们从草原上获取的,难道说,马匹自己身上可以长这个东西吗?”

“我,我,难道人家就不会有?突厥也是很强大的。”老大结巴地说道,说真的,已经没有什么脑子了。

“呵呵,你的脑子和你的眼睛一样都是瞎的,我的小红的马蹄铁是百炼精钢打造而成的,你知道什么叫做百炼精钢吗?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不知道的,我告诉你,就是说现在陛下的那把宝剑,就是用这个材料打造的,突厥的人如果有这样的材料他们不会打造兵器吗?而是用来打造马蹄铁,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都是蠢货吗?”

说到这里,看到对方一愣,接着说道,“而且,昨晚,我的马匹放在客栈里的时候,客栈的掌柜的可以作证,我去的时候带着两匹马,因为这两个家伙的脾气不是很好,所以,我就让对方吩咐了下去,让他准备了一个隔离的马厩,结果,今日早上过去看的时候,竟然有人用锯子将木头锯开了,然后还有这些绳索,你们不要说,这个锯子也是我的马亲自动手的,你们明明就是一伙盗贼,竟然还敢在这里废话,你们的胆子真的不小哦。”

“你,你胡说,我们都是普通的百姓,不是什么盗贼,你不要以为你是侯爷,你就可以污蔑我们,我们可以去告御状的。”

“呵呵,你们真的闲的难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吗?”

叶檀说着,就咳嗽了一声,“你们的二郎山的山贼,你叫孙立子,是个臭名昭著的人,而你身边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当初,有一个案子,一直都没有抓到人,是因为你躲起来了,没有想到啊,你今日竟然敢如此地嚣张的污蔑我一个侯爷,你不知道大唐的律法,不过这个刺史应该知道的,你死定了,不过呢,我相信,你若是可以说出来谁让你这么做的,我可以放你一马,否则的话,反坐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

一下子被人将底给掀开了,让对方一愣,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胡说,我不是,我不是。”

这个时候,还是不能承认的,否则的话,就是一个死字,谁也承受不了的。

“呵呵,我忘了说了,当时那个海捕书,我这里还有一份,同时将上面的内容写的很清楚,你自己有什么纹身应该知道的吧?”

叶檀从怀里取出一份东西,不是布帛,而是白纸,虽然不是颜色很好,却是一个比较不错东西,如果是其他的地方发布这个东西的话,一般都是竹简,类似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到处都是贴满了白纸做的,不太可能,不切实际。

马脸接过去之后,递给了长孙通,看了一眼,就看着马脸说道,“将他的左袖子给我扯下来。”

孙立子一看,竟然是真的打算验明正身,那么岂不是自己要倒霉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从袖子里取出一个不大的东西,差不多只有巴掌大小,对着马脸就是一甩。

“啊”

马脸直接就倒在地上,然后脸色迅速地发黑了,不用说,中毒了,而且是死透了。

“你,你竟然用毒?”

长孙通没有想到这个人如此的凶残,而孙立子却哈哈大笑地站起来道,“你们不让我活,我就让你们去死。”

说着再次将这个东西举起来,却不是对准叶檀,而是长孙通。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

长孙通认为这个人的脑子坏掉了,这个时候,你搞什么啊。

就算是要对准其他的人,也应该是叶檀,你们不是有仇吗?

其实呢,他们两人并没有仇恨,就算是叶檀下了海捕书,依旧没有仇恨,因为那个是官府的事情,可是呢,和长孙通等人却是私仇。

“呵呵,我不要乱来,我不要乱来,哈哈,你们让我陷害松洲侯,可是你们却不愿意帮我,我今日就和你们同归于尽。”

说完这句话刚要动手,却发现自己的胸口插着一根弩箭,而在人群中有一个一身黑色的男人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把简易的弓弩,虽然很小,却是很厉害,连叶檀都没有注意到。

“你,你们,好,好狠”

孙立子直接就趴在地上,死掉了,而长孙通却似乎没有听到之前他说的话,反而看着叶问道,“叶侯,你没事吧?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个暴徒,还请叶侯放心,我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如果可以的话,一定会不放过一个人的。”

“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处理,不过呢,我本来打算今天到京城,可是这不都到了中午了吗?我没有地方吃饭,还有我的宝马。”

那个放箭的人看了叶檀一眼,有点吃惊,这个时候你不离开,你想要干什么?

“放心,叶侯,我一定全力款待。”

下午时分,叶檀离开了衙门,而且慢慢地不见了。

而本来还在哪里笑呵呵的长孙通却是一脸铁青地看着自己身边之前放箭的那个人道,“柴夔,你搞什么?”

“大人,我如果不出手的话,孙立子可能什么都说了,到时候怎么办?”

柴夔的话让他一愣,随即阴沉地看着外面的天色道,“这个叶檀屡次坏你我两家大事,不过是个乡野之徒,却想要娶陛下的嫡长女,破坏我长孙家的好事,若是我们可以和陛下联姻,那么就是更上一层楼的事情,可是这个人却想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的是该死。”

“大人,你找来的人太过蠢了,破绽太多了,这件事本来就没有可能成功,要不,我派人去截杀?”

柴夔不满地说道,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你像是耍猴一样地进行,合适吗?

不过呢,这个也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将叶檀当回事,以前都是认为乡下的人,只要是吓唬一下,就会老老实实地听话,但是呢,现在却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人家根本就不理会,而且之前叶檀的表现,也让他们没有办法直接下手,你以为有些事是那么容易的吗?

“哼,他想要去长安,以为长安的路很好走吗?”

长孙通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打算处理那些废物了。

而柴夔则是直接出门去了,他需要给叶檀弄一点麻烦,自从平阳公主死掉了之后,柴家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那么认真了,很多东西,让人觉得不好了,他们觉得不合适,既然如此,就需要弄死一些人来完成一些事情。

大家族的庞大是你没有办法想象的,当然啦,脏兮兮的方面也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叶檀总是希望可以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一直在培植自己得势力,不是为了反抗什么,只是为了自保。

家族之间的利益,会让你忘记道德,伦理,还有无数的本来应该是对的道理,都没有了。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276/22533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