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故事的主角(7)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皇甫泉从恐惧和痛苦中清醒时,人正站在宿舍门口。m.xllgz.com他身边是宿管老师,面前是六个熟悉又陌生的室友。

“这是今天转学来的皇甫泉,以后就住你们宿舍了。”宿管老师对那六人介绍,又转头对皇甫泉说,“你有什么事情就问他们。”说完,不等这七个学生反应,宿管老师就下了楼。

皇甫泉打了个寒颤,警惕地盯着面前六个学生,下意识后退一步。

他的后背撞上了一堵人墙。

回头看去,就见走廊上密密麻麻的人,好像整条走廊寝室里的人都跑了出来,来看他这个新来的转学生。

皇甫泉更觉得恐惧,双手却是被人死死抓住了。

“你以前不知道,我们其实有个规矩。”宿舍里传出声音,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走了出来,对皇甫泉笑得不怀好意,“新来的人得证明自己,才算加入我们这集体。美国的兄弟会知道不?投名状知道不?我们也不是为难你,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老人带新人,这也是传统了。这次就给你机会彻底加入我们。”

他这样说着,旁边就有人伸手拍打皇甫泉的脑袋,推搡皇甫泉的后背,踢踢皇甫泉的小腿,那力道像是在表现亲昵,但从他们嬉笑嘲讽的神态来看,这些举动都不怀好意。

被这样起哄着,皇甫泉脸色苍白,说不出一个“不”字。

那人高马大的学生却不想就这样放过他。

他又走前一步,抓着皇甫泉的头发,让皇甫泉仰头看自己。

“我们也不是强迫你。你要不愿意,就说。我们不勉强。”他拖长了音,“这可是给了你机会。你要愿意加入我们,就这一次机会。”

皇甫泉咽着唾沫,颤抖着答应下来。

“你们要我做什么?”皇甫泉问道。

那学生松开手,打了个响指,“很简单,对面女生宿舍,你也不是没去过。这次,就要你去对面女生宿舍拿一样东西。”

旁边有人插嘴:“我们跟那边说好了。二楼浴室,有一瓶绿色的沐浴乳,你拿着那个回来,就算你成功了。”

“随便你怎么混进女生宿舍。你要有本事喊个女生把东西带出来,那也行。”

“晚上十二点前,我们要看到东西。”

高个男生等其他人补充完对皇甫泉笑道:“很简单吧?”

听起来是很简单。

皇甫泉有很不好的预感。他有些沉不住气脱口而出:“那边浴室有什么?”

没人回答他,大家都在笑。

“那里到底有什么?还有一楼女厕所!那个东西是什么!”皇甫泉喊得声嘶力竭因为恐惧而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

后头有男生推了一把皇甫泉的脑袋让他差点儿撞在面前高个男生的胸膛上。

他的脑袋又被高个男生抓了起来。对方变了表情,神色阴狠“这学校有什么东西,你不知道?我们不都是你抓进来的?”

皇甫泉面色愈发苍白身体也颤抖起来。

他没有说话被众人推一把、踢一脚地往楼下赶。

一楼的宿舍都敞开着门,那些或陌生或熟悉的学生呆在宿舍内,冷冷看着皇甫泉经过。

如此大的动静,宿管老师却毫无反应。

上海滩的音乐声忽的拔高变得无比刺耳。

二楼那些男生停在了楼梯口也不去看皇甫泉的反应,掉头就回了宿舍。

一楼的宿舍也一扇扇关门,嘭嘭的关门声像是在给电视剧音乐打节奏。

宿管老师哼着走音的曲调,听起来诡异、阴森。

啪。

头顶的电灯泡突然爆开,火星落在了皇甫泉的肩头。

皇甫泉瑟缩了一下回头看去,楼梯上的灯熄灭了。等他再看向一楼走廊就见一楼走廊的灯光也全部熄灭,只剩下宿管办公室的窗户内射出一些光芒。

四周安静得吓人。电视剧的声音如此清晰可又听不清剧中人物说的台词。一切都含含糊糊的,像是刻意被调整的背景音。

皇甫泉往前踏了一步脚步声让他僵在原地。

他想要退缩但转念他就想到了那些疯狂的学生和冷漠的老师。他还想到了黎云。

皇甫泉咬住嘴唇。

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原本活在噩梦中,但好歹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可怜人,大家一起受折磨。他好不容易逃脱了噩梦,怎么又被送了回来,还

皇甫泉想到之前被灌水的痛苦,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拼命呼吸。

施恩高中,变得不一样了。

那个女厕中的鬼,他以前根本没见过。

施恩高中全都是鬼,但又从来没有“鬼”。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鬼?

皇甫泉想不通。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被报时声惊醒。

电视机里正在整点报时。

时间飞速流过,转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他还有一个小时。

如果不加入这群学生,等待他的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暴力虐待。

这不比原本的噩梦好多少。

他现在拥有了所有的记忆,噩梦反倒是不可怕了。施恩高中的变化更让他心惊。

皇甫泉心中焦急,鼓足了勇气,蹑手蹑脚地往前走。

他凑近了办公室,就看到宿管老师背对着窗户在看电视。他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如此一来,宿管老师也看不到他。

正这么想着,皇甫泉又忽觉不对。

他的视线落在了宿管办公室的墙壁上。那墙壁上挂着一面镜子,镜子正对着门和窗户,也照到了背对门口的宿管。

宿管老师那张脸,半男半女,正是那一男一女两个宿管老师拼起来的面容。嘴巴开合,男声女声一同发声,说的是上海滩的台词,仿佛是一场粉丝的拙劣模仿表演,可配上那张脸,整件事就成了恐怖的灵异事件。

皇甫泉瞪大眼睛,猛地蹲下身,缩在了墙脚。

他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

施恩高中不仅多了他不知道的鬼,连这学校里的“人”也变得不一样了。

皇甫泉不停颤抖着。

他突然记起来,事情的转变就发生在万旭失踪又出现成为转学生的时候。

是因为万旭和其他人不同的关系吗?万旭可不是他抓进来的。可万旭进来已经好多年了,怎么会这时候才发生变故?

皇甫泉百思不得其解。

滴答、滴答。

皇甫泉顺着声音抬头,就看到宿舍楼大厅正中多了一面钟。电视的灯光微微照亮了那圆形的钟面,让皇甫泉能分辨出现在的时间。

还有半个小时。

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皇甫泉顾不得再去思考,四肢着地,躲着办公室的窗户往女生宿舍爬。

他一路爬到了女生宿舍那头。

这半边宿舍和男生宿舍没有区别,都熄了灯、关了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皇甫泉爬了一段路,就站起来,轻手轻脚往楼梯走去。

刚踏上楼梯,他便听到二楼有水声。

哗啦一声响,让皇甫泉联想到了自己上一次的“死亡”。

他白了脸,不敢再上去,却是好久没有再听到水声。

那水声就一下,不像是冲厕所的声音,更像是有人撩了水,发出了些微响动。

皇甫泉深呼吸着,又跨上一级台阶,这次没再听到声音。

他急忙往上爬,到了二楼,就见整条走廊都是暗的。

二楼可没有宿管办公室,只有走廊两头的窗户外有微弱的月光照进来。

楼梯上来就能看到开水房。暖水瓶围了热水器,旁边水池里还有泡在盆里的脏衣服、浸着水的脏碗筷,沿着池子,摆放了洗衣液、肥皂。墙壁上拉了晾衣线,晒了几件校服。

滴答。

没有拧紧的水龙头滴落下水珠。

皇甫泉慢慢走进了开水房,见到了墙上大片镜子里自己的倒影。他凝视那些倒影一会儿,视线才转到了里门。

那其实不算门,就是在墙壁上开了个洞,没装门板。

后面的隔间是厕所,比男生宿舍那边的厕所少了小便池,多了几个蹲厕的隔间。

再往前,又是一个门洞,里头就是浴室了。

皇甫泉快步往里走。

他的视线落在靠墙的那一排置物架上,寻找着绿色的瓶子。

哗啦啦。

皇甫泉猛地停住脚步。

他瞪大眼睛,看着墙壁上突然出现的阴影。

巨大的阴影,从墙壁延伸到天花板,仿若一把巨大的镰刀,悬在皇甫泉头顶。

皇甫泉顺着那阴影转头,就看到身后的浴室隔间内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低着头,长发垂下,低落着水。发梢下是一个盛满了水的大脸盆。脸盆旁就是皇甫泉努力寻找的绿色沐浴乳瓶子。

皇甫泉这时候却是不敢上前。

他看不到那女人的脸,却能看到那女人的头发不断生长,一会儿功夫就垂到了脸盆中。

脸盆里的水溢了出来。

几秒后,脸盆里的头发溢了出来,如一条巨蟒,在地上蜿蜒爬行,超皇甫泉逼近。

“不,不你是谁?!”皇甫泉厉声喝问。

他根本没见过这样的人。

施恩高中怎么又出现了他不知道的鬼?

这里到底

皇甫泉念头刚升起,就看到那女人微微抬头。

湿漉漉的长发稍微分开一些,露出了女人血红的眼睛。

与厕所内女鬼一样的血红眼睛。

皇甫泉一怔,脑中突然炸开了锅。

“你不是我抓进来的,你是他们编出来的”

长发倏地窜起,勒住了皇甫泉的脖子。

皇甫泉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

他惊恐地挣扎起来,拼命撕扯脖子上的长发,却是抓掉了一些,又被更多的头发缠住。

皇甫泉发疯般剧烈挣扎,眼中全是恐惧,甚至忘了窒息的痛苦。

他的身体被拖着,从瓷砖上划过,撞到了那绿色的沐浴乳。

皇甫泉看到了沐浴乳上的图案。

那绿色,不是单纯的颜色或花草图案,而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皇甫泉心中的恐惧升到了顶点。

他的身体被吊了起来,吊在了天花板上。

浴室变了模样,变成了古色古香又积满灰尘的废弃小屋。

皇甫泉脖子上的头发变成了麻绳,拴在了房梁上。

他吊在半空,因恐惧而忘记挣扎。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腐烂,肉从衣服里一片片掉落,还有蛆虫在身上钻进钻出。

他努力抬眼看向紧闭的房门。

他知道,自己散发出的臭味会引人进来。

那些人会掩埋他的身体,可他们掩埋不了他的灵魂。谁都无法让他的灵魂安息。那些念经的洋人是凶手,自然不行。等那些凶手跑光了,他无处发泄的怨恨,让念经的和尚道士也对他束手无策。

直到

门外传来了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嘎吱。

房门打开了。

有风吹进室内,扫开了室内的灰尘。

门外的强光照射进来,驱散一切阴影,同时也送进来两道修长的人影。

进来的不是皇甫泉记忆中那个粗布衣服的年轻人。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长着一模一样的脸。是皇甫泉不认识的脸。

皇甫泉疑惑了。

“啧。那小子可真会给我们找麻烦。这关我们什么事?他们都没杀人,就是一帮聚起来的鬼。”现代人打扮的黑衣服年轻人不满抱怨。

古代人打扮的白衣服男人则好声劝道:“和我们职责也沾了一些边。这些鬼都不是自愿进入这空间的。而且这空间”他说着,低头看向皇甫泉的脚下。

“你们是谁?”皇甫泉声音嘶哑地问道。

黑衣人没回答,眼睛直勾勾看着皇甫泉脚下地面的阵法图,露出深思之色,眉头也逐渐皱了起来。

白衣人倒是好脾气,自我介绍道:“我们是黑白无常。”

皇甫泉发怔地看着这两人。

“我先把你放下来吧。”白无常语气淡淡,一挥衣袖,就让那麻绳松开,还施了一道风,让皇甫泉平稳落下。

皇甫泉刚落地,就有凭空冒出的黑色锁链束缚住了他的身体。

皇甫泉大急,“你们要做什么!”

“回答我的问题。”黑无常抬眼,眼神冰冷,让皇甫泉霎时就闭了嘴。

“这东西是谁弄出来的?”黑无常指了指地上的阵法。

皇甫泉下意识就回答了:“是一个男人,我家里找来的高人,一个年轻人。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他在这边画了阵法,这之后,我就”

皇甫泉颤抖起来。

这之后,他就不断体验噩梦般的灵异事件,一次又一次经历恐惧。

虽然每一次他都失去了记忆,但在怪异发生的刹那,他是有一瞬的清醒的。这让他更加痛苦,却也因此获得了一些难能可贵的行动力。

于是

简陋的小木屋忽的拓展成了体育仓库。完好的仓库又转瞬变得残破不堪,能透过残缺的墙壁和天花板,看到不远处的教学楼和宿舍楼。

那些同样破旧的建筑物内,有密密麻麻的人站在窗口,望着这边。

皇甫泉心中大惊。

“你将死在各地阵法范围的灵魂都拖到了这里,创造了一间学校。”黑无常替他接着说道,“也算是天赋异禀了。能无师自通,熟练运用起别人布置的阵法。不过,总体还是在那个人制定的规则范围内运行。”

他说着,眯起眼。

那些远远望着这边的学校师生突然就出现在了仓库周围。

皇甫泉惊得大叫:“他们要干什么?”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黑无常好整以暇,松开了捆住皇甫泉的锁链。

黑色的锁链落地,叮铃哐啷的声响宛如一道发令枪。

那些师生一起冲了过来。

他们奔跑时,褪去了学生校服,也褪去了老师的打扮,模样各有变化,还原死时的状态。

皇甫泉被众鬼扑倒在地,撕扯着身体。

他放声大叫,却是无法阻止身体被撕裂。

没了学校,或者说是阵法的保护,他的身体同时也是他的灵魂,在短短数秒内,就变得粉碎,丁点儿都没留下。

地上繁复的阵法随着皇甫泉的魂飞魄散裂成碎片。

伴随着这阵法的碎裂,周围空间也发出了轻微得碎裂之声。

李叔看到周围凭空冒出来的诸多鬼魂,吓得不轻。

他拍着胸口,就见那些鬼一个个或悲或喜,情绪激动,有的瞬间消失,有的则往前走了两步,没入虚空之中,还有的茫然停留在原地。

黎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随着那些鬼魂的出现,慢慢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万旭和熊颖。

熊颖神色恍惚,有泪水从眼眶中涌出来。她和不少鬼的表现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她泪眼朦胧,却执拗地死死盯住万旭。

万旭同样恍惚,恍惚中却多出了一丝惧意。

他下意识想要跑,手腕却还被黎云扣在掌心。

“万旭。”黑无常的声音是勾魂使者的宣判,让万旭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17553/22562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