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警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贝拉现在要强行和她签订契约,把这家伙拉到船上去!

随着融合的记忆越来越多,鬼修女的戾气也越来越弱,想完全转化一位柱神是不可能的,当初耶稣之血都没完成转化,如今这三十多个修女也没戏。m.bigmb.com

但贝拉还是有办法的。

她对一旁的哈蒙小姐喊道:“念诵你的经文!”

“念哪段?”

“随便你!”

哈蒙小姐确实很虔诚,她跪在地上就开始颂念经文。

诸多修女的记忆开始影响鬼修女,当她的思想出现动摇,也产生了和哈蒙小姐一起下跪祈祷的念头后,贝拉果断出手。

代表着飞翔的荷兰人号的两枚印记打在鬼修女的精神世界,杰森身后出现一道黑色的漩涡,蛇眼一族从另一端射出诸多套索,和杰森合力,一起把鬼修女往漩涡中拖。

即将失去自由的危机让鬼修女清醒起来,她疯狂挣扎,七十二柱神的骄傲不允许她投降。

可她面对处心积虑,暗自准备半天的贝拉还是有点无力。

幽灵船对她的吸力极大,蛇眼一族和杰森在往里拽,贝拉在后面推。

当卡西迪奥拿着一个装有一滴耶稣之血的特殊器皿回来帮忙的时候,正好看见鬼修女被黑色漩涡吞噬,彻底消失在了物质界。

这是什么情况?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贝拉累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灵能都快耗光了,哈蒙小姐急忙扶住她。

鬼修女毕竟是有名号的柱神,单纯说位阶的话,是她这边等级最高的手下,没有之一。

这家伙上船后,诸多能力也一一被船体反馈出来。

恶魔的天赋能力,修女们的神圣特性她都有,算是一个正邪兼修的角色。

鬼修女有一大堆诸如邪恶光环、传送、镜像、召唤地狱蛇的能力,融合了那么多善良修女的灵魂,她也有治疗能力,不过只能治疗亡灵和恶魔,治普通人的话,和雄氏老方差不多,治一个死一个。

这些能力很适合飞翔的荷兰人号,鬼修女被她任命为船上的牧师。

下次贝拉再看到那种血条特别厚的敌人,她就可以让杰森和对方共享伤害,之后她在左边捅杰森,鬼修女在右边奶,节省掉大量的跑尸时间,战术一下子就变得丰富多样起来。

“我该回去复命了。”卡西迪奥和贝拉告辞,耶稣之血绝对是个大收获,他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再见,卡西。”

“再见,贝拉。”

送走拿着耶稣之血的卡西迪奥,贝拉并没有离开。

随着鬼修女离开修道院,笼罩修道院的邪恶气息正在快速消退。

贝拉咳嗽一声,目光看向一旁的空处:“就是你把哈蒙小姐带到这里来的吧?卡西迪奥已经走了,你还不出来吗?你的神圣气息骗不了我,被人类关押多年的六翼天使,撒迦利亚。”

一个西装革履,头顶有些秃,面相有点油腻的中年人从空气中走了出来,他轻轻鼓掌,似乎在为贝拉的卓越眼光而叫好。

“说得对,我确实被人类关押多年,但那是主的旨意,我只是在践行祂为我们规划的道路而已。”

贝拉用一种和邻居闲聊的语气问道:“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践行?”

撒迦利亚伸手指向哈蒙小姐:“主告诉我,这个不应该存在的异端必须被消灭。”

哈蒙小姐脸色煞白,直面一位六翼天使,给她的压力很大。

“我认为你消灭不了她,你只是一个六翼天使。”贝拉把哈蒙小姐护在身后。

秃头天使笑了:“我认为你挡不住我,你只是一个凡人。”

贝拉取出一直藏在衣领内的阿戈摩托之眼,淡绿色的时间宝石在她晶莹如玉的脖颈上发出一阵光晕,这是她来罗马尼亚之前,特意去卡玛泰姬借的。

古一似乎早就知道她会来,问都没问就把神器借给了她。

之前面对鬼修女的时候,她没动用时间宝石,但现在她却直接拿出来,威胁之意十足。

六翼天使撒迦利亚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那几位大天使都挡不住时间宝石,更别说他了。

他的声音有点冷:“凡人,你太狂妄了,你就像是个幼稚的孩童,准备使用你根本就掌控不了的武器。凭你的能力,你还对付不了我,你毕竟不是古一。”

贝拉没有半点惧色:“我当然不是老师,但是把你扔到时间乱流中的能力还是有的,那些时间蠕虫最喜欢你这种具有独特属性的生命体了。”

她伸手抓住时间宝石:“有句话你说对了,这件神器我确实用得不熟练,前后加起来也就是用了三百多次而已,手法很粗糙,你想试试吗?”

眼看秃头天使的脸色阴沉如水,可这家伙却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她知道自己赢了。

卡西迪奥是单纯,眼前的这个家伙则是欺软怕硬,看到托尔提着斧子砍过来,跑得比兔子还快,他是怕托尔吗?他怕的是奥丁啊!

“我警告你,不要再出现在我身旁,更别想像这次这样利用我。”贝拉‘哼’了一声,随后开启传送,带哈蒙小姐返回克隆岛。

贝拉趁热打铁,她用时间宝石反复推演十余次,获得最佳方案后,花费三天时间,把肖也复活了。

肖和皮卡分离得非常艰难,贝拉反复衡量后,还是把心智分裂法术用在了肖的精神世界。

法术分离出大量和皮卡牵缠到一起的记忆片段,最后肖成功走出培养舱,代价是她的感情认知变得非常迟钝,换句话说就是莫得感情,同时她的童年、青年时期的记忆也损失了一大半。

语言功能更是缺失厉害。

靠着精锐特工的强大自我控制力,平时慢慢说话还凑合,但是在危急时刻,嘴里冒出来的还是‘送我回家。’‘送我回家?’和‘送我回家!’那三句。

肖知道根是爱人,但什么是爱,她需要重新去寻找、去体悟。

知道贝拉是朋友,但朋友是干什么的,她也要重新思考。

复活不算成功,但总算是活过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17359/22533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