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大叔的呼吸太烫人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许清雅醒来时,周围黑漆漆的。m.wallvo.com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想下床去洗手间。

但是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

借着微弱的光线,她看到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黑影,靠在椅背上,头歪着,发出轻微的鼾声。

许清雅的心脏都快吓得停摆了。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甚至她觉得如果此时自己去照镜子,肯定能看到头发根根倒竖。

一声尖叫已经到了嗓子眼。

但是再等等,好像,这是大叔?

大叔为什么在我房间?

不对,不对……许清雅终于清醒了一点。

这好像……不是我房间?

这是大叔的房间……

记忆一点点找回来了。

好像是昨晚自己想等着大叔忙完,再说几句话。

结果可能是太困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

外套脱掉了,不知道是自己脱的还是大叔帮忙。

但是里面的衣服都没动。

许清雅对大叔的人品还是相信的,根本没有丝毫怀疑。

大叔这种风流浪子,才不屑于对熟睡的女孩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情呢。

因为从他的经历,他就不相信有自己不能用正常手段得手的女孩,根本不会去考虑用歪门邪道。

许清雅虽然很想躺下继续睡,但是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她可不能没脸没皮地留下。

于是她蹑手蹑脚地下床,悄无声息地穿好自己的外套,到洗手间去释放了一下压力。

夜里清晰的声音让她有些脸红。

然后走到房门边,手搭在门把手上,却又犹豫了。

站了几秒钟,她悄悄地走进来,来到大叔身前。

她轻轻拉开一点窗帘,点点星光洒了进来,虽然光线仍然很淡,但因为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所以可以看清大叔的脸庞和五官。

大叔轻轻拧着眉,不知在梦里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她慢慢地俯下身,悄悄地靠近。

那张英俊,却又在每条纹路里写着沧桑的脸,近在咫尺。

她能听到大叔的呼吸声,感觉到热气打在自己嫩滑的脸上。

我在做什么呀!许清雅猛地抬起头,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都怪大叔的呼吸太烫人了。

许清雅静静地凝视。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说一个人最真实的时候,就是他睡着的时候。

卸下了一切防备,脱下了伪装的面具。

一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可能内心出乎意料的柔软,在睡着时,会显得非常可爱,面部也变得柔和。

一个光鲜靓丽的人,可能内心充满嫉妒和丑陋?睡觉时会不自觉地咬牙切齿?面容扭曲。

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

那么大叔是一个善良温柔,但是又很纠结、心事重重的人呢。

她看得出了神。

当她惊觉时?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小手已经抚上了大叔的脸颊。

睡梦中,大叔不安地动了动?嘴里发出含糊的呢喃,不知说了什么。

许清雅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大叔再次安静下来。她手挨着大叔的脸颊,轻轻地摩挲。

……

杜采歌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一条毯子。

明显不是酒店的毯子。

而许清雅已经芳踪杳杳。

对此杜采歌并不感到意外,女孩子脸皮薄?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男人的房间里?肯定会很不好意思。

他本来昨晚也想把许清雅叫醒来,让她回去睡的。

但是考虑到她最近其实也很辛苦,跟着学这、学那,所以终究没忍心叫醒她。

洗漱完,他检查手机?发现有几条信息。

其中范玉弘发给他的是:尽快回个电话给我。

是早上不到7点就发来了。

杜采歌立刻拨通范哥的电话。

接通后,他问:“老哥?什么事。”

“我就是叮嘱你一句,不要乱说话。”

杜采歌诧异了:“说什么话?”

轮到范玉弘吃惊:“昨晚的金曲奖你没看?”

“没看?”杜采歌立刻猜到了一点,“是不是我没拿奖?”

范玉弘沉声说:“也不是没拿奖?最佳原声配乐给了你的《那些年》。但是最佳作词人?最佳作曲人?最佳编曲人,三大创作人奖项都没你的份。”

杜采歌撇撇嘴:“知道了。无所谓,我不会乱说话的。”

“我得到了消息,今天恐怕会有很多记者去找你,你自己注意一下。”

“恩。”

“说真的,”范玉弘还是不放心,“你真的不会怼金曲奖?”

杜采歌笑了:“我怼他们做什么,我本来就不在乎。”

闲扯两句后,杜采歌就挂了电话。时间宝贵,不能浪费。

他用LL给王冬妮发了条信息,等了两分钟没见王冬妮回,便又发了条信息给陈帆,问“王冬妮好点没有。”

陈帆倒是很快回了。“她今天还不太好。你别急着过来,她爸妈会给你电话的。”

杜采歌琢磨了一会,放弃了思考,回道:“好。”

他现在确实太忙。

彭斯璋和姜佑曦的档期都不宽裕,必须尽快拍完他们的戏。

而且有几个他们的镜头要等到段晓晨回来。

所以合理地制定拍摄计划非常重要。

按时完成每天的计划也很重要。

还有《全职高手》,也拖不得,要配合微信的布局。

这不仅仅是自己赚多赚少的问题,更是关系到无数人的饭碗,轻忽不得。

到了摄影棚,迅速做筹备,准备开工。

杜采歌和许清雅眼神交汇了几次,见小姑娘神情无异,有说有笑,便不再操心。

此时还在筹备阶段,道具师、化妆师们正在大显身手,就已经陆陆续续有记者到来。

还好场务们机敏,没把人放进来,否则就乱套了。

等了一会,记者越来越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杜采歌把刘梓菲叫来,商量了几句,又给范玉弘打了个电话沟通。

最后他决定自己出面接受采访,免得今天的拍摄受到影响。

在工作人员的拥簇下,杜采歌走了出去。

立刻就有数十个话筒向杜采歌伸来,又黑又粗又长,像是要捅到他嘴里去似的。

这让杜采歌想起了以前在地球观摩过的生活艺术片,顿时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还好杜采歌有先见之明,带了一些工作人员过来,将他死死地护住。

“请大家不要拥挤,注意秩序。如果你们做不到,那我掉头就走。”他大声喊道。

几个工作人员开始维持秩序,让记者们不要推搡拥挤。

很快骚动就平息了下来。

杜采歌再次开口:“我知道大家来一趟也不容易,如果我不接受采访,你们也很难交差。但是呢,这里毕竟是片场,我们在这里每分每秒都是要烧钱的。”

停顿了片刻,扫视所有人后,杜采歌说:“所以这样吧,我随机挑选几名记者朋友,回答你们每人一个问题,然后大家就各自散去,好不好?”

这也是很常见的一种手法了,记者们都没什么异议。

海明威也不是什么大明星,跟拍偷拍也没什么价值,只要把该问的问题问清楚了,他们也懒得留在这。

“女士优先吧,这位穿格子裙的美女,”杜采歌点了一个30岁左右的女记者,她拿着贴有LL门户网标签的话筒,“提出你的问题。”

那名女记者大概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第一个就被点中。她并不是那种很漂亮很显眼的,平时遇到类似的场合,被采访人往往对她视而不见。

愣了片刻后,她激动地发问:“海明威老师,昨天的金曲奖颁奖典礼上,只有一个不太重要的奖项颁发给你,请问对此你怎么看待?你有什么想对金曲奖组委会说的么?你觉得如果你到了颁奖典礼的现场,情况会不会有所不同?”

“这是‘金曲奖’,不是‘海明威奖’,不颁发给我很正常。我从来没说过我想获得金曲奖得重要奖项,对吧?下一个,”杜采歌直接忽略了她后面几个问题,“那位白衬衣的记者朋友。”

被点到的男记者沉稳地问:“海明威老师,许多人认为,您至少应该拿个‘最佳作词人奖’和‘最佳作曲人奖’,认为您比获得这两个奖项的于飞老师和胡裴老师更有资格赢得这两个奖项。请问您怎么看?”

玛德,这些记者一个比一个狠,这是想让我去得罪于飞和胡裴?顺便让中立歌迷讨厌我?觉得我是傻笔吗?

杜采歌脸上不见丝毫异色,含笑说:“于飞老师和胡裴老师都是非常优秀的音乐人,我很喜欢他们的作品。”

“里,或许唯有主角得胜才是真正的正义。可这是生活不是,我也不是主角。输赢都很正常。下一个!”

第三个记者问道:“有人认为,您之所以没有获奖,与您没有到现场有很大关系,据说评奖委员会的成员在私底下说,不会再将重要奖项颁发给不到场的人。那么明年您会去金曲奖的现场么?”

杜采歌耸耸肩,“看情况吧,有时间就去玩玩,没时间就不去了。我对金曲奖没什么兴趣,也没有特别抵触。爱给我就给我,不想给我,我也无所谓。下一个!”

言下之意,是金曲奖还不值得自己费心思,自己根本不在乎。

如同羚羊挂角一般,巧妙地装了个哔。

手机请访问:https://m.24shuba.com/read/17060/22533545.html